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杨之光林之源关山月

人民美术网 > 学术 > 怪手图说——倪蓉棣剪纸作品解读(图)

怪手图说——倪蓉棣剪纸作品解读(图)

2022-06-23 08:33    文章来源:倪蓉棣 怪手不怪    

倪蓉棣自嗨

倪蓉棣,笔名怪手、怪手不怪,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浙江省书法家协会会员,爱好体育、美术、书法、文学等,涉趣广泛。其创作的现代剪纸(亦称刻纸)作品,形式夸张、怪诞、变异,内容江湖万里,十面埋伏,意味深长,它以“剪纸的形态、版画的效果、漫画的意味”呈现个性,在剪纸艺术上别开生面,独树一帜。

怪手图说(二十一)

图片

洗牌——倪蓉棣刻纸

历史不可以假设,已然的人事苍茫,不能回到从前重新演绎,否则,历史就像一副扑克牌,会累死在牌桌上。就拿楚霸王项羽来说吧,要是当初在鸿门宴上,他听从亚父范增的话,手起刀落,杀了刘邦,那么历史就会重新洗牌,秦朝以降的天下,排序恐怕就不是汉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了,而我们今天也就不会读到司马迁和李清照的千年喟叹了!当然,历史可以翻案,但那只是剑刃上的血迹,剑不可重设,血迹可以抹去。这是题外的话。

怪手图说(二十二)

图片

沉船——倪蓉棣剪纸

故乡是一条河,日夜在你的心头流淌。多少少年乐趣,载于一船,河东河西。多少青春美好,系于一树,春暖花开。如今,河还是那条河,可你老了,船沉了,树枯了,你坐在河畔的树下钓鱼、喝酒,钓上的,喝出的尽是一片乡愁。

怪手图说(二十三)

图片

轨迹——倪蓉棣刻纸

这个世界,不缺少寻找真相的眼睛、耳朵、鼻子、嘴巴和手指,还有你和我的思考和想像力。在许多时候,我们会相信,在老鹰的翅膀下,在狗的吠叫声中出现的小庙,它已远离光明和善良而去,一定埋伏着黑暗和罪恶。但小庙的真相,果真如此吗?也未必。其实,这个世界永远没有真相,不同的人去寻找,其结果都不一样,尤其是老鹰和狗。

怪手图说(二十四)

图片

大师的手指——倪蓉棣刻纸

世界之大,无奇无有。世界之奇,莫过于气功大师的手指。这样跟你说吧,世界上能让镜子受伤的,除了夫妻的感情,还有气功大师的手指——大师在广州伸出一根手指,运气发功,你在温州家里的镜子,也会噼啪一声炸成碎片,而你再牛,再鸟,也会从天上栽下来,将牛皮大鼓撞穿。这在科学上能解释得通吗?我告诉你,你别较真了,在我们的身边,多少莫名其妙的事情,最后还不是靠某些人的手指说了算吗?

怪手图说(二十五)

图片

海底惊鸿——倪蓉棣刻纸

沧海桑田,桑田沧海。历史永远不会消亡,它可以再现,也可以重演。阅读历史,盘点历史,如同在大海中打鱼,四处茫茫,一路风浪,网住的是熟悉,是寻常,还有惊奇和意外——当来自海底城邑的大雁,惊叫着,从你的头顶掠过,你可曾想到,我该给历史,该给后来的打鱼人留点什么?

怪手图说(二十六)

图片

愚公进城——倪蓉棣刻纸

世上最苦的人是农民,世上最倒楣的人是愚公。愚公是农民,高高的王屋山、太行山挡住了太阳,也挡住了他进城的路。他带领子孙,披星戴月,好不容易移掉了这两座大山,移掉了智叟的讥笑,但他进了城,却又陷入了高高而庞大的王屋楼、太行楼的包围,而且,他成了一个局外人,许多谋生手段和经验都派不上用处——身处城市比身处深山更加痛苦,脸上的阳光依然支离破碎。更为严重的是,愚公想回转深山,山已消亡。现在,他别无选择,只能在城市的痛苦中徘徊,家成了挂在空中的钥匙,缺乏自由,缺乏快乐,缺乏亲切,而只有陌生、困惑和惊恐。

怪手图说(二十七)

图片

帽子的力量——倪蓉棣刻纸

人活在世上,各有各的活法。有人替自己活着,有人替别人活着,有人既不完全替自己活着,也不完全替别人活着,而只是替自己或别人的影子而活着。这些活法,在我看来,都无所谓对错,只要听取内心快乐就好。然而有种人例外,他们的活法,内心既快乐又痛苦,很纠结,很挣扎,我们真的很难说,他们到底在替谁而活着。譬如眼前这位举重运动员,力大无穷,他获过许多证书和奖牌,可他却为荣誉所绑架,一直活在鲜花、掌声、呼唤声中走不出来,最后被高高的帽子压跨了腰,你能说明白,他到底在替谁而活着吗?可以这么说,我们的世界有多复杂,人的活法就有多复杂,我们还是多一只眼眼看世界吧。

怪手图说(二十八)

图片

王牌——倪蓉棣刻纸

麻将,是俗文化殿堂里的一位快乐大仙,脚下匍匐着一片人头。一九八八年,我写了一个短篇小说,其主人公是位乡长,他坐在船背与人甩扑克,一圈人大呼小叫。编辑说,你将甩扑克改成打麻将吧。我照做了。于是,快乐大仙从乡长的手指出发,走进了一船人的眼睛与喉咙,走进了东倒西歪的海鸥的翅膀,天很快幸福而疯狂地坍塌了。这篇小说后来得到了奖,它让我明白了俗文化及快乐大仙的强大。今天我让快乐大仙走进刻刀,以“全字”的形态——东南西北风、红中、发财齐全——打造一张王牌,送给热爱打麻将的朋友,愿大家的手指、眼睛与喉咙,快乐像鸟儿一般歌唱、飞翔,像星星一般深远,海阔天空。

怪手图说(二十九)

图片

作死——倪蓉棣

用喉咙去驱赶自由,却用耳朵来束缚它,让自由折腾于表演,这是在作死——它会引来呼唤、捍卫自由的箭,让你的耳朵和喉咙成为攻击的靶子。

怪手图说(三十)

图片

时风——倪蓉棣刻纸

限制螃蟹的自由,将横行霸道、张牙舞爪关进笼子,而尊重、维护鸟儿的自由,将快乐的翅膀和歌喉放归天空,这是自由社会拨乱反正的一种正常时风,可个别鸟儿却不买账,偏习惯于被限制自由,面对辽阔的天空不敢振翅翱翔,不敢纵情歌唱,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


责任编辑:果然
首页上一页1下一页尾页
免责声明:人民美术网(www.peopleart.tv)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转载的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微信公众号等公开渠道,不代表本站观点。转载的所有稿件的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如事关不当,请联系删除。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