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关山月林之源杨之光

人民美术网 > 院校 > 美术艺考降温的背后:难度加大 减员减量(图)

美术艺考降温的背后:难度加大 减员减量(图)

2017-09-15 12:27    文章来源:北京商报    

眼下正值9月开学季,对于美术类艺考生来说,一部分人迈入了理想的艺术殿堂,一部分人则重整旗鼓,面临新的选择。调查显示,2017年北京、广东、湖北等多地美术艺考生人数较往年均有缩减。业界人士表示,文化课考核力度加大,艺术专业考题趋于多样化、素质化,使得艺考难度更甚往年。因此,报考人数的缩减,折射出将艺考视为求学捷径者的减少,考生们越来越理性地选择是否走上美术之路。

考生缩减  捷径难行

谈及美术艺考,北京商报记者采访了多位艺术圈外人士,他们普遍对“艺术生”头衔存在着相当大的成见——“艺考复习就是与风花雪夜相伴,动动画笔易于寒窗苦读,更是以低分进入大学的捷径。”然而,所谓美术艺考“捷径”路上的人却是越来越少了。北京天光画室负责人王长荣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眼下虽然还是有很多外地的学生来北京报画班备考,但是画室的招生热度并不及前几年。有一些落榜学生放弃了继续学习转向择业,还有越来越多的人单纯出于绘画兴趣前来咨询和学习。

从数据上看,今年美术艺考降温的趋势显而易见。以北京地区为例,2017年北京有4197名高考生报名参加北京美术统考,往年数据显示,2016年有4700人左右,2015年是5700人左右,2014年是6100人左右,人数逐步减少,与2014年相比人数减少31%,幅度较大。湖北省的报考人数也呈现出相同趋势:2017年湖北省报考美术与设计学类17522人,与之参照,近几年湖北美术联考人数为:2016年19385人,2015年22118人,2014年24841人,2013年28012人,2012年28430人。美术生人数减少的趋势非常明显,而且没有转折或者趋缓的情况。另外,据统计,广东省各市今年报考美术类考生人数比去年减少近3000人。

针对多年来社会上对美术艺考的批评,及艺考本身存在的问题,清华美术学院副院长张敢表示,“学生由于喜欢艺术,把更多的精力和时间投入到艺术的学习和创作上,从而导致文化课成绩不是很理想,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现在也有一些学校为了追求升学率,安排一些文化课成绩不好的学生去学习艺术,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后者是错误的,也是整个教育体制造成的弊端”。在王长荣看来,艺考人数的缩减,一定程度上体现了拿艺考当升学捷径、敲门砖现象的逐步遏制,其背后是艺考政策上的逐步完善。

政策出新  难度加强

据北京商报记者了解,与往年相比,今年的艺考政策也较往年有所调整。从文化课方面来看,首先是加大了文化课的考核力度。据悉,广州美术学院取消了专业成绩260分以上优先录取的规则,对文化水平的要求呈逐年提高趋势。具体来看,文化课考试还强调以形式换难度,出现大量新题型,考试对语文素养的要求进一步提高,传统文化贯穿多个学科。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中国美术学院本科招生专业考试中,将古诗词融入到了国画科的专业考核中:考试要求考生根据刘长卿的《寻南溪常道士》创作一张主题创作,并要求题跋抄录全诗。中国美术学院院长许江表示:“现在的考生学美术时间很短,往往是一年两年,而且是去美术高考培训班补习。培训班的教学往往是考什么画什么,而不是按照艺术的规律逐步培养。这就导致考试变成了指挥棒。我们经常变换考题,就是要引导考前的学习回到艺术规律性培养的轨道上来。”

从美术专业考核上来看,王长荣指出,“近两年院校的专业考题也非常丰富,时常刷爆社交网络,引起广泛热议。可供学生自由发挥的空间越来越大,因此,以往的应试套路、短期的速成模式也越来越不奏效了”。张敢表示,“清华美院今年的色彩题目就提出更多的限定,在具体某一颜色的背景下进行绘画,这样就能杜绝学生在考前背题”。中央美院今年的一道考题也引起了众多热议:让考生根据鲍勃·迪伦的歌词节选绘制一幅造型视觉画面,节选的歌名叫《答案在风中飘荡》。

每一年网络上都不乏“史上最难艺考年”的新闻字眼,美术考生们也直呼“考试一年难过一年”。有些艺考生迎难而上,有些人则知难而退。可以说,经过多年的艺术招考,考生们也开始越来越理智地看待考题的变化,人数缩减背后,是人们越来越理性地选择是否走上美术之路。

理性从艺  乐对前景

文化课成绩达500分,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的宗述将艺考的选择分为三种情况:“一是因为学不动文化课,希望能通过艺术高考找学上;第二种是文化课分数不错,对艺术也有兴趣,希望走艺术高考的途径跻身名校;第三种是热爱艺术本身,坚定地想在这方面有所建树。我想我是第三种。”

就艺术院校录取比例来看,艺考的竞争更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难度有时要胜于普通高考。以中国美术学院2017年本科招生专业考试为例,在全国设5个考点,共有约6.5万人次报考,最终仅录取1500多名新生。在报考人潮退去时,留下来的是对艺术本身执着坚持的人。甘肃考生王晓雪于今年报考了清华美院、中央美院、中国美院等几所专业院校,面对难度较大的考题,他显得比较豁达:这三所院校的考题与很多学校千篇一律的应试题目不同,能考察艺考生更为全面的艺术素养,也十分有新意。谈及未来,他将艺术视为终生的追求,“我选择平台高的专业院校,以期今后的艺术道路走得更加长远”。

对于时下严峻的就业形势,理性选择艺考之路的学生对前景还是较为乐观的。北京印刷学院出版绘画专业大三学生王竞表示:“我周围有少数同学会选择考研。北京印刷学院的就业情况还不错,北京许多印刷、设计、传媒类单位里有很多北印毕业生。我的专业是出版绘画中的插画方向,虽然冷门,但在全国的人才需求量上应该是供不应求的。”对于整个艺术行业的前景,王竞也显得很有信心:“人工智能时代,机械性的、重复性的工作将被机器代替,而需要创意性的工作行业应该依然会有很好的前景。虽然艺考之路有诸多艰辛,但选择自己擅长和喜欢的路还是值得的。”

北京商报记者 隋永刚 胡晓玉/文 贾丛丛/漫画


责任编辑:苒若

最新推荐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