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关山月林之源杨之光

人民美术网 > 理论 > 解读当代山水画名家林之源的隐居之谜

解读当代山水画名家林之源的隐居之谜

2009-10-23 14:27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一位集“诗书画印”绝活于一身,在资江之源、林壑之间结庐归隐、养心悟道长达10年之久的隐士,为何在两年前突然出山?出山后不到两年时间他又一举成名,成为当代隐士文化代表人物、十大山水画名家。这位神秘人物究竟是谁?他的“出世”与“入世”对我们这个时代将有什么深刻的含义?

当代隐士浑身充满“奇”气

我们今天要解读的主人翁就是自诩为“山野村夫”的当代隐士林之源。

前不久,林之源被《中国民族》杂志选入“中国当代山水画十大名家”之列,这次由国家民委主办的当代十大山水画名家评选活动从今年3月开始,在全国范围进行严格筛选,最终入围的分别是白雪石、张仃、郭公达,陈大章、官布、雷正民、姚治华、于志学、龙瑞、林之源共十人。

前几位山水画家多年前就在业内赫赫有名,入围十大山水名家似乎当之无愧,然而,令人不解的是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山野村夫为何也能忝列其中?

带着许多疑问,记者采访了应邀前来北京参加《中华书画家》杂志创刊座谈会的林之源。

林之源,现年53岁,字半溪,号石门山樵,冷香居士,浙江温州人。他虽出生在我国民营经济之都温州,是中国的犹太人,但他身上并不具有温州人普遍存在的浓郁商气,他在举手投足间透出的超然绝尘、清朗洒脱,并非俗人之态,大有饱读诗书之人“腹有诗书气自华”的气度。他身着古朴唐装,颌下一绺墨髯、脚蹬百纳布鞋,仙风道骨,神态飘然,浑身充满着奇气、野气与狂气。

古人喜欢用“行千里路,读万卷书”来形容文人墨客的出众才华和人生阅历。遍览海内外名山大川的林之源正是“行千里路,读万卷书”的当代隐士文化的代表人物。

他出生在儒医世家,6岁临池,8岁学画,自幼师从永嘉学派柯逢春,受过传统文化良好的熏陶,少年时期书画就小有名气。可是,偏偏生不逢时,“文革”期间,他的父亲被打成“反革命”,他虽以优异成绩考上了浙江美院,却因政审不合格而被学校强制退学。

当上帝关上一扇门的同时,总会为你打开一扇窗。没能进入浙江美院深造的林之源四处求学于江浙诸多书画名流,之后又游历了日本、美国、加拿大、巴西、新加坡等国家和地区,海外十几年游历生涯的锤炼,他博采众长,书画技艺突飞猛进。他的早期作品深受海外朋友喜爱,日本天皇还收藏了他的书画作品《十万峰峦》。

他本想在国外攻读哲学,继续提升艺术修养,加拿大温哥华大学一位教授却直言不讳地指出:山水画的哲学精华源于中国朴素的道家“天人合一、一分为二”的哲学思想。这位高人的点化,让林之源恍然大悟。1995年,他匆匆收拾行囊踏上了回国的旅程,他那闲云野鹤般的脚步踏遍了国内名山大川,最后停留在了广西桂林的资江旁。他在那里购地10余亩,破土造园,兴建木屋,名为“冷香书屋”。从此,他遁隐山林,在“冷香书屋”潜心钻研诗书画印,苦读经子史集,吸日月山川之精气,听林涛涧水之韵律,过着无拘无束、悠然自得的神仙般田园生活。他读书悟道,从中国的道家、佛家、儒家,以及诸家中吸取营养,将自身沉浸在山水之中,成为真正意义上的隐者,终日赋诗作画——

“云山苍苍,烟水茫茫。暧暧村舍,可以徜徉……”

“贾勇登天脊,白云足底生,天风撼大壑,吹落数峰横……”

一曲曲山野生活的和谐交响乐,一幅幅云山烟水的美丽画卷,在他的笔下流淌,并向世人昭示着一种诗意的生活和一种艺术的源流。

“出世”与“入世”皆出于一种责任

林之源是个淡泊名利的居士,他产生隐居的决心,并非一时冲动之举,而是出于对我国传统朴素哲学思想的执著追求。

他为人处世,力求自然与本真。他还有一个称号“林癫子”,说起“林癫子”的故事更是让人匪夷所思。

他在资江隐居期间,广西壮族自治区一位主席曾到冷香书屋与林之源评书论道,共研习书之心得,并给林之源赠送了一幅字。也许是有感于这位政要的诚信与礼贤下士的谦虚胸怀,没隔多久,林之源便到自治区政府拜访这位主席。由于长期在深山深居简出,疏于添置衣物,他临时从附近村民家里买了一块粗布,用剪子从中间剪出一个洞,头往洞里一钻,将布裹在身上,然后在腰间扎一根枯藤,披着长发,拄着拐杖,就下山了,直奔南宁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大院。门卫见这样一位不修边幅、似是疯子的人站在政府大院门前直喊要见主席,十分惊诧,正要将他轰走。幸好被那位主席的秘书遇见了,那位秘书认识林之源,连忙将他引进大院,会见了那位主席。当日,那位主席隆重接待了他,还苦苦挽留他住下来,想与他继续谈经论道。林之源生性豪放,多年来天马行空、无拘无束的生活,对官场上的那一套应酬不太适应,最后还是悄悄地离开了南宁,返回大山深处宁静的冷香书屋。从此,“林癫子”的美名不胫而走。

所谓“不疯迷,不成魔”。林之源隐居山林之初,困了就躺在草丛中呼呼入睡。正是这种全身心的投入,终日以山为师,以水为友,体察了山水的真美,他的作品才超凡脱俗。从他的作品中我们不难发现其清明隽永、朗然澄澈之气,直爽豪迈、自由自在之情。

因此,有收藏者如此感叹:“林之源的画养眼,我庆幸,能收藏他的印章、山水画,如同把天地情怀揽于陋室之中。”

他本想长期隐居山林,潜心钻研诗书画印,由于一度清静避远的隐居之所——资江岸畔的百卉谷被开辟为旅游热线,他的宁静生活逐渐被打破,时有人前来踏访。于是,2007年,他选择了出山,带着作品积极入世,先后在北京荣宝斋、西安等地频频举办个人诗书画印展,并取得一鸣惊人之奇效。陕西等地书画界一些权威人士感叹:“感谢你将江南的灵秀与真山真水带给了我们这片黄土高原!”

当然,此次出山,他并非简单地进行个人作品展览,大有普度众生之胸怀。他不仅要将自己多年对自然以及山水的敬畏之情与大家共同分享,而且还要将十年苦读诗书和钻研国学的心得奉献给芸芸众生,以此唤醒一代被物欲所迷失了的灵魂。因此,他频频出入国内一些高等学府,讲学授道,广收弟子,并以此为乐。

他说:“一个人入世太深,久而久之,当局者迷,陷入繁琐的生活末节之中,把实际利益看得过重,很难有大作为。这就需要有点出世的精神,以出世之精神去做入世之事业,就会事半功倍。从另一方面看,一个人生在世上,只是一味地出世,不食人间烟火,而不去做一点实际的事情,到头来也是‘白了少年头,空悲切’。唯有能否定,才有大肯定,只有丢掉那些微不足道的小事,才能集中精力于真正有价值的大事。进得去,出得来,这就是道家的本色,也是人生的哲学。”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也曾感叹“宇宙人生,既入乎其内,又出乎其外”。这正是林之源“出于世”与“入于世”的心声。真正的隐士隐的不是形而是心。

(责任编辑 卡佳)

最新推荐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