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关山月林之源杨之光

人民美术网 > 综合 > 名窑列传之建窑为首的诸多黑瓷(组图)

名窑列传之建窑为首的诸多黑瓷(组图)

2018-08-02 10:04    文章来源:果壳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盏色贵青黑,玉毫条达者为上。

追求有气势的开头,宁可骄诏。这不是圣旨,不过的确是皇帝说的,宋徽宗赵佶,而奉天承运的说辞是明代开始的。

语出《大观茶论》,写斗茶的。斗茶是风靡两宋的游戏,当时从王公贵胄到贩夫走卒,无不沉溺其中,有点类似于今天的麻将。

这是宋代刘松年的《斗茶图》,画的是上层社会斗茶的场景,山间松下,一派风雅。题图是赵孟頫的《斗茶图》,就多了几分市景气,还能证明元朝人也斗茶。宋代许多文豪,苏东坡黄庭坚等,也写过斗茶诗,在这儿就不抄了。宋徽宗也乐此不疲,经常和蔡京等大臣玩斗茶,并且著书立说,就是《大观茶论》。

宋朝是团茶,类似于今天的普洱茶饼。先用火烤一下,然后研磨,尽可能的细,点茶沫入盏,加少许温水调成糊状,这是调膏,再沸水冲注,是谓点汤,用竹筅(音显)猛搅,叫击拂,白沫浮起,成了。喝之前一定要快乐地斗一下,或单挑,或群劈,总之是场愉快的游戏。务虚的比赛规则不说了,可以量化的标准有两条:

一,以汤色纯白为荣,以汤色灰黄为耻;

二,以汤花咬盏为荣,以汤花涣散为耻。

击拂后茶汤上会浮起白沫,越白说明茶的质量越好。咬盏就是白沫盖住茶盏,不能露出水痕,茶花咬盏时间长,就说明点茶技术好。可见斗茶的关键指标是白色,那么什么颜色的盏能衬托白色?当然是黑色。

这就是黑瓷在宋代流行的原因。

黑瓷东晋就出现了,工艺不难,铁多一点,釉厚一点就成了。宋以前人们青睐白瓷和青瓷,黑瓷不受待见,产量也不大。斗茶冲泡方法叫点茶法,是唐代出现的,当时也有少量黑釉茶具。不过唐代主流是煎茶法,很复杂,还要加姜加盐加各种香料,像喝汤一样,主要还是用越窑一类的青瓷盏。

宋代斗茶风靡后,许多窑口开始烧黑瓷盏。上一篇写汝窑的专栏文章里有张图,是汝窑遗址发掘出的瓷片,里面就有带油滴斑的黑盏,可见当时汝窑不只烧天青,还烧天黑。

不只汝窑,耀州、磁州、钧州、定州等一流大窑,原本专注于青瓷或白瓷,在宋代都放下身段,烧黑盏。这就是生产和需求的关系:有人买,才有人做,没人买,就没人做。所以每看到有人痛心疾首地感叹某某手艺要失传了,我都纳闷:他又不买,嚷什么啊。

瓷器在宋代做的越发精致了,一个显著特色是杯盏的胎体变薄。薄胎瓷工艺难度高,也许最早的薄胎盏是某个瓷工炫耀技巧的作品,然后就流行开了。当时许多名窑的茶盏越来越薄,比如定窑“薄如纸”,镇窑“见掌纹”,就是隔着杯可以看见指纹。明代景德镇做出了脱胎瓷,上釉后把胎全刮掉,烧出只剩釉的透明器皿,薄胎竞赛才算结束。

伟大导师维特根斯坦教导我们:只要一件事做的足够好,我们就会耽于欣赏其本身,而忘了追问他的意图(《文化与价值》)。这大概就是“技术审美”,往往与“经验审美”有冲突,薄胎盏固然漂亮,但易碎、不保温、烫手。

也许在某个云破天青的下午,徽宗和妃子斗茶,被薄胎定窑盏烫着了,随手换了只建宁府产的粗瓷大碗,发现还挺好用,就下旨再做一些。那一刻建盏站到了风口上,飞得好高。

责任编辑:果然

最新推荐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