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关山月林之源杨之光

人民美术网 > 理论 > 林之源:初探石涛的生活和艺术

林之源:初探石涛的生活和艺术

2010-05-12 12:41    文章来源:人民美术网    

一、石涛生平
 
石涛,清初画家。与弘仁、髡残、朱耷三人并称为“清初四僧”。生于广西桂林,姓朱,名若极,小字阿长,为明室宗亲,靖江王朱赞十世孙。明末之后出家为僧,自号“苦瓜和尚”。别号颇多,有枝下叟、济山僧、石道人、靖江后人、清湘老人等,1796年大涤堂在扬州建成后,又号大涤子,晚年号瞎尊者、零丁老人等。
石涛身世坎坷。作为明室后裔,他在明灭亡时由侍官带出宫廷,出家为僧。成年后游方海内,寻访名师,结交名士。曾长期住在宣城,后移居南京。中年时恰逢康熙南巡,得以面见天子,五年之后又再次面圣,因这两次面圣,人生态度发生了转变。于是北上京城,周旋于权贵之间,亦有所得。然终不得志,怅然回到南方,在扬州建起大涤堂。晚年炉火纯青,成为震古烁今的一代大师。
 
 
二、身在佛门
 
与青年时期的石涛相处时间最长,对他影响最大的人,是石涛的法门师兄喝涛。喝涛的生平,仅散见于一些诗词集和地方志。《宛雅》中记载:“释亮,字喝涛,一号鹿翁,粤西人,驻锡姑山,能诗善画,与弟济俱有时名。”《归石轩画谈》:“释亮,字喝涛,一号鹿翁,石涛之兄也。驻锡孤山,能诗画,与石涛齐名”。喝涛“能诗画”甚至与“石涛齐名”,理应不是空穴来风。但喝涛的画作真迹却没有传世,只在石涛的一些作品里能见到喝涛的诗文墨迹。如北京故宫博物院藏的石涛十九页册页,就有喝涛诗文:“用情丘壑原非偶,不遇知音那得佳。好山好水随笔出,尚余闲纸醉涂鸦。”又有:“溪深石黑前峰影,树老婆娑倒挂枝。不尽滩声喧落日,诗成独啸响天时”落款皆称“戏题石弟画”,可见二涛友情深厚。石涛大涤堂建成后,喝涛曾下扬州见石涛,离开扬州时写了首诗给来送别的石涛:“检点奚囊无剩钱,理装断简与残编。春江夜雨听新涨,不若长风送我舷”此诗飘逸磊落,无俗骨尘气,可想见喝涛大师的风范。
身处佛门,禅宗流派对石涛的影响是巨大的。临济宗机锋棒喝的修行方式,在思想、逻辑、潜意识上都深深影响了石涛。石涛写过一首《生平行》:
五湖鸥近翩情亲,三泖峰高映灵鹫。中有至人证道要,帝庭来归领岩窦。
三战神机上法堂,几遭毒手归鞭骤。谓余八极游方宽,局促一卷隘还陋。
禅宗“不立文字,直指本心”的宗旨,使石涛悟出“八方游方宽,一卷隘还陋”的道理,因此他不拘束于前人的古法窠臼,从而“搜尽奇峰打草稿”,“揭我须眉面目,不纳古人肠肚。”石涛《画语录》云:“纵有时触着某家,是某家就我也,非我故为某家也,天然授之也。”这种心胸境界,渊源正是来自禅宗思想,而非故作大言。
《五灯全书》卷七十三《燕京善果旅庵本月传》所记:“一日琇(玉林通琇禅师)问:‘一字不加画,是甚么字’师曰:‘文采已彰’。琇颔之。”
“一字不加画”,我理解为无一字以为法,而妙悟自如天花纷纷摇落,故曰“文采已彰”。石涛对于其师“一字不加画”的妙悟,是既有参破亦有继承。石涛把“一字不加画”的状态称之为“蒙养”他说:“蒙者因太古无法,养者因太朴不散”。这“一字不加画”正是“太古无法”和“太朴不散”的状态。参破这个机锋,石涛在《画语录》中提出了“一画法”:“太朴一散,而法立矣。法于何立?立于一画”“一画者,众有之本,万象之根”“夫画者,从于心者也”“信手一挥,山川、人物、鸟兽、草木、池榭、楼台,取形用势,写生揣意,运情摹景,显露隐含,人不见其画之成,画不违其心之用。盖自太朴散而一画之法立矣,一画之法立而万物著矣。”
石涛自创一画法,以无法生有法,以有法贯众法,于墨海中立定精神,最后信手一挥,就如同旅庵本月说的那样,“文采已彰”了。同时也要看到,石涛是“一画立法”而旅庵本月则是“无一画以为法”。但石涛并非完全否定旅庵本月,他在画语录《远腕章》中说:“蒙养不齐,徒知山川之结列”。一画法,其“本”来自于虚灵无障的定境,其“用”出于意明笔透的我法,由此可见,石涛对其师的参破和继承是相辅相成的。
 

最新推荐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