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导读:

人民美术网 > 学术 > 2020年特别推荐艺术先锋人物:贺成(组图)

2020年特别推荐艺术先锋人物:贺成(组图)

2020-09-03 11:11    文章来源:人民美术网    

 【艺术简介】

贺成,字古扬,号山父,斋号“后飞庐”,工作室号“无涯山房”。中国画学会创会理事,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江苏省艺术研究院研究员,江苏省国画院人物画创研所原所长,江苏省艺术专业高级职称评审委员,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人物画艺术研究会名誉会长、江苏省华侨书画院常务副院长、南京市劳模。2002年被全国政协选为“江苏十大优秀画家”,被中华文化促进会评为“中华文化杰出人物”。

艺术以中国画人物画为主,兼工山水、花鸟、书法。作品多次参加全国美展和国际、省内外大型画展并获奖。《支农列车到山村》在1975年全国美展中作为优秀作品评介,《民间疮痍,笔底波澜》获全国第二届青年美展三等奖,《马背上的歌》获1993年中国画大展一等奖,《前夜》获首届江苏美术节金奖,并参加全国九届美展,《欢乐望果节》获江苏省“5.23”美展金奖、全国优秀奖,参加全国十届美展。大幅作品《竹林七贤》、《渭城曲意》悬挂于北京人民大会堂,《唐人马球图》悬挂于香港特首办公楼,《共和之光》获2007中国百家金陵画展(中国画)金奖。2010年创作“欲与江山共娇”参加江苏美术精品工程,评为精品。

贺成先后在南京、北京、香港、澳门、台湾及澳大利亚、美国、日本、韩国举办个展、联展。2005年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举办《贺成画展》。

中国美术馆、中国画研究院、日本名古屋博物馆、中南海、人民大会堂、毛主席纪念堂等机构均收藏其作品。

传记载入《中国现代书画界名人大观》、《中国美术家辞典》、《中国美术年鉴》、《中国现代美术全集》、《东方之子》等辞书。出版有《贺成画集》。多部、《访欧画集》、《怎样画仕女》、《飞庐片羽》诗文集及《贺成自书诗词选粹》。中国高等美术院校教学范本----贺成卷。注重艺品、人品及诗书画的全面修养,致力于现代中国画的全面探索及风格的升华。是当今“新金陵画派”的杰出代表。

请横屏欣赏《命运交响》全图

 《命运交响》600×175cm 2018年 贺成、贺兰山合作

《命运交响》局部1

《命运交响》局部2

《命运交响》局部3

唐风宋韵铸画魂

王学仲

贺成是继新金陵画派傅抱石古典人物画的后起之秀,他源于传统、发于生活,以饱满的激情贴近时代,创造了具有新型美感的艺术,在金陵画坛熠熠生辉。

贺成除擅长现代人物画及主题性创作之外,尤喜博览唐诗宋词,与我有同好,且与我师友相兼。我重意趣调侃,他重唐风宋韵,墨色齐呵,以线为破法,以诗词为命题,既写高人韵士,也写仕女红颜,在贺成笔下,善于弘扬一种隐士与女性的婀娜多姿,体现出中国人物画所特有的诗感、美感和色彩感,这正是贺成善于继承而不断创新的艺术特色。贺成近年欧洲之行后的创作,笔墨又有新的追求。以中国笔墨绘写西方人物风景,本非易事。他往往在即景即意的笔飞墨舞中,更关注着环境特征及其与人物共生共荣的文化语境。杜绝雕琢痕迹,也不受画种归宿的先验羁绊,而一任满蓄情感的艺术清泉自然流淌,墨彩交融,华美顿生。贺成画风一向以稳健、豪放名世,扫除荒疏、冷漠,而贯注着热情、激奋。洒洒落落,痛痛快快,同时他的艺术追求还有别于“旧我”,不同创作、不同题材,均以创新的意味和时代同步。无论主旋律作品、古代仕女文人,抑或异国人物,都流露出贴近时代,难以言状的审美效应。故不揣老拙,为文推重于世。我有旧作诗:“天心不负人人心苦,孤诣奇崛有大成。”贺成,贺成,祝贺其成!

王学仲(著名书画家,教授、原中国书协副主席)

《欲与江山共娇——为新金陵画派前贤造像》190cm×500cm (贺成、贺兰山合作)2011年

拥抱时代  大承大成

——再论贺成的人物画

马鸿增

上个世纪末,我曾以“雄魂秀魄,诗韵文心”为题,评论贺成人物画的艺术特质。时过数载,再读他的画,觉得又有新突破,令人荡气回肠,感慨良多。贺成的艺术攀升,在当代金陵和江苏人物画主流画风中已是独占鳖头。

贺成的人物画创作,走的是一条“直面人生,拥抱时代,转换观念。创新笔墨”的道路。其间,经历了“三寻”(寻找传统、生活、自我),而后,痛苦思变,兼收并蓄:继而“扬我风貌,壮我国魂”,终于开拓出个性化的艺术语式,实现艺术的升华,进入“大成”之境。巧合的是,贺成原名贺承,昔年前辈名家陈大羽建议改名,以资鼓励,现今果然如愿。

《说好不哭,断发壮志》 97×90cm 2020年

贺成人物画的特色可以从四个方面考量。

其一,视野深广,力写精神。

贺成坚持与时俱进,讲究作品内涵的精神性,总是以昂扬的激情,关注社会人生.其审美视野远远超过时下众多徒有形式不重精神的、符号式的人物画作品。而且他以诗人的情怀去感悟生活,为人物传神造境,一展胸中诗情。在日见深广的审美追求中,竟自开拓出五个系列,简称“五风”——雄风、古风、民风、欧风、市风。所谓雄风,即主旋律军事画,以《青青河边草》、《马背上的歌》、《前夜》为代表,此类作品笔墨浓重厚实,以雄浑博大的气势撼人。古风即唐风宋韵古代人物画,以《贵妃醉洒》、《琵琶行诗意》、《灯火阑珊处》为代表,此类作品笔墨洒脱明快,以简约灵动的韵味动人。民风即少数民族人物画,以西藏组画中《天边的云》、《喜悦》、《欢乐望果节》为代表,笔墨欢畅淋漓,以健康开朗的情调感人。欧风即欧洲之行人物画,以《街头即景》、《意大利骑警》、《湖畔迎婚人》为代表,此类笔墨更为醇厚老到,以特有的异国风

情夺人。市风即都市人物画,以《开往春天的地铁》、《市民广场》为代表,笔墨灵动自如,以新式笔墨和现代审美情趣魅人。由此我们看到,贺成笔下丰富多彩的人物画,艺术追求各有侧重,同时又都突出了对时代人物精神气质、内在人格的挖掘与表现,当下许多人物画家所特别欠缺之时,他却高举创造人物画精神的火把,其影响是远大的。

《铁马冰河》

其二,借古开今,雅俗共赏。

贺成曾沉潜于中国文化传统海洋之中,历代人物画大师的经典之作,他都曾心摩手追。从顾恺之的高古雅致,周昉的华美艳丽,梁楷的泼墨写意,到陈老莲、任伯年、傅抱石的得意之作,无不了然于胸。而且对山水画、花鸟画和书法艺术,他也下过苦功。由此,他继承了文人画传统笔墨的高雅品格,同时,他又深受楚汉文化、民间艺术的熏陶,孕育了阳刚大气,雄风豪情。于是,在借古开今、铸造自我的探索中,贺成创造出雄秀兼备、雅俗共赏的新格局。细细品味起来,他的军史画语言多借鉴传统山水画的皴擦笔法,显得苍劲厚拙,突现坚实的体量感:他的古装人物画语言多移用传统花鸟画的勾点泼染,笔法灵动,突现水墨写意的生动气韵;而在他的现代人物画中,则将这两种借鉴综合运用,“没骨”画法和勾勒相结合,浑然天成,清新感人。这也就是我们在他近几年创作的欧行系列、西藏系列和现代都市系列中所看到的艺术风貌。在这些作品中,固有的写实功力与水墨写意技巧融为一体,激情洋溢的线条、水墨、色彩、块面,交融互动,微妙地传达出人物形象的形、神、气、韵,一个个喜怒哀乐呼之欲出,予人以人生的感悟、审美的震撼和愉悦。

《召唤》180cm×130cm 2004年

其三,借洋兴中,墨彩交融。

贺成在锻铸艺术个性的历程中,眼光也投向了国外。由于他兼长油画、水粉画,对中西绘画语言都有自己的理解,因而能够将西画的光、彩、点、面等意趣引入到中国画笔墨体系之中,从而形成新的语式。泼墨时,“大处着笔,整中求奇”,讲究节奏韵律;泼彩上,他主张“以彩壮墨,不失本色”,“彩墨相佐,千变万化”。中国传统美学强调化灿烂为平淡,强调墨分五色。但画家面对缤纷的世界,也会感到只用二种墨色表现的苍白无力。其实中国古代也有重彩画,但多偏于单线平涂;而当今一些彩墨画又未免“以西代中”,变成在宣纸上追求油画效果。对此,贺成都不以为然,他从自身素养和情感出发,创造出一套“以墨醒彩,以彩亮墨”的交融互补画法,将墨、彩混用、代用、互破、互衬,相映生辉。作品中用彩如用墨,见笔见性,而又惜彩如金,可谓独具一格。这在异国风情之作和古代仕女画中表现尤为充分。草书式的线条、滋润的泼墨、鲜亮的泼彩,相互辉映,融为一炉,构成一种对比而又和谐的美,于豪放中见奇崛,于丰富中见单纯,于微妙中见果断。贺成的彩墨人物画,既不同于传统中的单线平涂,又不同于写实主义的素描加笔墨,也不同于写意式的线描加墨彩,而是建立在饱含中华文化精神的笔墨体系之上,充分发挥水、笔、墨、彩交融互补功能的、刚柔相济的新型人物画语式。

《马背上的歌》170cm×130cm 1993年

其四,修养广博,厚积薄发。

贺成的人物画语式之所以独具风神,实是出于全面的修养和敏悟的卓识。就绘茴而言,他兼长中、西画法;就中国画而言,他兼长人物、山水、花鸟。因此,他能在人物画创作中自如地揉合各种画法,不仅将山水、花鸟的构图法则引入其中,使画面虚实相生,繁而不乱:甚至将人物当成花卉、枝叶、石头等加以艺术处理,弱化其再现功能而强化其审美功能,使作品更为耐品耐读。他钻研文学,能写一手好诗;他又能撰写散文和评论,文情并茂,娓娓动人;他又写得一手好字,篆、隶、草、行、楷无不涉猎,故而绘画行笔有古拙劲拔之气;他还坚持治印。贺成正在坚韧地走着诗、书、画、印四者合壁的艺术道路,这就保证了他的绘画创作能够不断攀升新的高度。决定性的还有他的理论思考。没有思想的画家决然成不了大家。贺成恰恰具备了洞察传统、瞻望未来的理念和见识,他始终坚守继承创新的正道,近年提出两警句:“强魂魄”——东方文化之内核;“舒双臂”——世界东方、中部、西方文化相互碰撞,我们决不全盘西化,而是通过我们的双手构架文化的立交桥。

潜力巨大的贺成,给自己的艺术追求确立了高标尺,他正稳健地、扎扎实实地跨越着,期以时日,既有的“大成"必将演化、累积为他日的“巨成”。

2005年5月于金陵十门斋

《丝路古巷》80×80cm 2019年

大都堰文化传媒小编采访书画家贺成先生

问:当代书画界有些什么问题呢?

贺:熙熙攘攘,利来利往。昧着良心赚钱,不要脸的去争官,这是总的感觉。

(1)绘画艺术标准的缺失,没有好和更好,只有差和更差。鱼龙混杂,粗糙跟风。正确的标准没有张扬出来,正直的批评家不敢直面艺术。

(2)风清气正时代已经过去,表面的繁荣不代表真正的昌盛。上世纪六十年代至八十年代,潜心学问,不图名利是正道。改革开放的春风温暖了人心,也让人贪婪丑陋的一面彰显出来,才出现中央大力度的反腐倡廉,中国书画界也是腐败的重灾区。以官取利,以权谋私。一官脸就阔,一官就有钱,所以许多人争官夺利。其实真正的艺术家是不适宜当官的,反过来当了官就要为大家办正事。往往有苗头的书画家一当上官,艺术就完了。重复的印钞机,引领不正之风上下蔓延。书协、美协已有被追查的先例,还有许多没有查到,并不代表他没问题。反正我是真心不想当官的傻子,当年曾恳求组织部长让我当画家吧!

《海上游趣》175×140cm 2013年

(3)艺术水平的拉低,他们的水平高吗?当官的技术很高。书画官员们不断的登台、亮相、宣传既赚了个人场,又赚了个钱场。他们那种歪瓜裂枣式风格,影响了后学,污染了艺术空气。反正老百姓不懂,领导也不懂!造谣千次即成真理,不下蛋的鸡好不容易下了一个蛋,还是散黄蛋,还光荣永久。近年来微信中经常有美协、书协被撤销的传闻,这是民众的心声。实际上在这种制度下不可能撤,严加管教你还来不及呢!

(4)绘画艺术的含金量,自古以来早已确立。原来书画没有炒作这个概念,炒作的手段外行人不知晓,胆子有多大价格就有多高。通过和拍卖会的巧妙配合,自己送画,自己举牌或请几位朋友互相阶梯状向上炒,只要给拍卖行佣金,几次就炒到天文数字,于是学生比老师价高,今人比古人价高。这其中的奥妙和行情我也是慢慢地略知一二。这个假大空时代碰到了“新冠”的流行,全国书画家热情洋溢、忧国忧民。特殊的时期不可能到现场,无奈之下上级要求表现抗疫的作品,于是出现了许多线上的假速写作品,这个假速写还不如叫照片速写更为准确。中国画总被虚伪的时髦装饰着牵着鼻子走。美国的列奥•斯坦伯格讲过:“今天占主流地位的形式主义单一主义垄断艺术阵地。艺术总将现代绘画处理成一种进化技术,好像在某个特定时刻,某种特殊的任务......对这种问题的选择如何与个人的冲动心理结构或社会理想相吻合,却无所谓”。在病毒肆虐人类,您可流泪被感动,有感而发衍变成作品,而不单单是假速写,有价值的高级绘画会传世的。

《还认识妈妈么》138×134cm 2020年

问:贺老师熙熙攘攘的中国书坛画坛热闹了一阵子,静心而论中国书画精神内核到底是什么?

贺:核心是文化,以文载道,此乃老生常谈。仁智各见。谈出新的内容真不容易。儒、道、释三家的文化合一,形成中国独特的东方文化的内核。儒当然指传统四书五经中讲到的仁、智、礼、义、信。子曰:道之不修,学之不讲,闻义不能徙,不善不能改,是吾忧也。道家:三千字的《道德经》包含万象,主张天人合一,大道至一,人与自然的和谐,所以才有庄子的人不乐安知鱼之乐乎的天真灿烂。佛道的国产化,行善积德,超度来世,寂空静谧的境界,都给中国画带来意境的超脱升华。

《兰色交响》

问:这种意境在书画上有什么体现?

贺:举个例子。文人画的兴起使中国书画有了笔墨灵魂。古代的文人都是有真才实学的,他们诗、文、书、画更能代表中国画的核心本质。拿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来说。这手卷残缺为两段,却达到山水画的至高臻境。我带着追问和不解到了浙江的现场写生,回来查找资料才明白。两个问题,(1)胸中丘壑非眼中山川,富饶的富春江畔山林茂密根本看不见他画面上的裸山、裸石,是他追求山峦形体的结构,积石为磊,积磊成壑,积壑成山。山中的石块相叠是他是学习董源垒石皴,后加上长、短、披麻皴而形成的独特风格。那江湾、山坡、树丛、茅舍,山的高低曲线之美,却是极像,花七年成就他胸中的丘壑。(2)元代极少用汉人。黄公望做过小官,看透凡尘回到文人雅士、烟云供养的无欲无求的境界。他是道家全真教张三丰的朋友,此画为其友无用师所绘,没有任何的功利只为艺术。所以《富春山居图》无形中传载着中国书画的精神内核。

《山花》86×120cm 2017年

问: 如何理解中国画的写意精神?

贺:中国画的本质是人文的、自我的、抒情的、写意的,唯心的,形而上的。形而上是艺术,形而下是技术。这是技与道的根本分界。从写实到写意这是一个质的飞跃,是对几千年来中国画从工笔到写意的发展肯定和传承,这是毫无疑意的。近年来工笔画盛行。所谓盛世出工笔,败世出写意的怪论,代表他们没有进入奥妙的中国画殿堂,是精致的艺术设计家。从盛唐的工笔到元明清的写意,这条中国画发展的轨迹充分说明只有写意画才能出现绘画大师。一个书画家提笔写字作画,无论在什么场合都能得心应手,佳作迭出,这才是我们缺失和心仪的。笔墨的变化和内涵使写意画要难的多。在材质上效果的偶然性也是笔墨的新发现。就写意人物画而言,我喜欢两个老画家。一个是黄胄,一个是程十发,这个老先生都过世了。两种艺术风格不同。我暗中比较哪个风格可以走的更远,更符合绘画艺术本身规律呢?黄胄用敏锐的观察力和造型能力画的很像,很生动很有生活气息,陪伴了我学艺生涯。那时他年轻有激情,随着年龄的增长手不听指挥了,画的不太准了。他本人后来发现中国画不应该这样画。八十年之初他到我们画院来,在座谈会上他就谈了这个问题。他说人是生活在天地之间,有天有地、有山有水、有花有草才有人的,是有一定的意境的。不像我这样,你给我多大一张纸,我就给你画一张多大的一个人,这是一个误区。中国画的浩然之气靠的是笔墨体现出来的。除了画毛驴外,晚年为了练习 笔墨学习传统画了许多花鸟,鸡鸭等等蒙养笔墨。程十发早年从连环画入手,学习民间艺术。从木版年画,汉画像石,青花瓷,剪纸、民间玩具吸收营养。书法、山水、花鸟和人物画并重,不以型准取胜。以书入画墨、彩、点、线融合妙趣横生。所以他的人物画之路可以走到老,走的更远。先追求准,再追求不准,再追求艺术趣味和笔墨的味道。这是写意画的必由之路!

《葡萄熟了》 80×152cm  2019年

问:学习中国画还需要画素描吗?

贺:素描作为泊来品,徐悲鸿、蒋兆和的体系对新中国的美术起到重要的作用,但西方的素描方法并非他们引进的那单一的写实画法。当时巴黎有抽象、印象、现代、新古典、重光色、重变形的许多画室,风格迥异。写实素描被社会主义国家前苏联引进中国,起到独一无二的巨大作用。人物画没有素描不行,不光需要而且太重要了。有些人不会画素描当然他不主张中国画学素描了。但山水花鸟不画素描可以,其实明代董其昌说过“山之轮廓先定,然后皴之。今人从碎处积为大山,此最是病.......”这种画法我称为“古法素描”和“西法素描”整体观察,大处着眼,小处着手,异曲同工。我也同意中国话的基础是书法和文学。其中强调了以文载道,以书入画的基本道理。纵观单一风格的素描会阻碍艺术多样化的发展。

《小花帽》68×138cm 2018年

问:  您老的艺术主张和宗旨是什么?

贺: 艺术的宗旨还是美我心灵、悦我耳目、写我胸怀、壮我国魂。艺术主张是拥抱时代、写意精神。具体的艺术风格其实已经形成了,墨彩交融、以墨壮彩、以彩醒墨、中西合璧。

问:贺老师您作为一个功成名就的老书画家,今后的道路再怎么走?

贺:人生七十古来稀,何况已经七十五岁了。这把年龄不得不对我的人生,我的艺术做了几番思考。生命哲学的老话题,我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出发的地方,就是你回归的原点,那魂牵梦绕的童年。从小受的影响和教育,以善之心对待世间万物,儒善挤美,嫉恶如仇。真、善、美陶冶出一个老顽童。近日刻了方印“老小稚纯学童”。

《天书无数难批阅》 70×60cm 2018年

家庭的故事,运河支队的先烈促使我画许多打日本鬼子的创作,直到今年还为建党百年创作了“东渡、东渡”八路军全面抗战的大画。现在的我大画画不动了。今后啊,要回归自己的艺术之路。艺术的功能除了有被统治阶级利用宣传外,本身还有提高大众审美的功能。不受他人干扰,彰显个性,唯美唯真。总的来讲风格已经形成了,这是我一辈子画最轻松的题材——古典人物。小时候画香烟盒里“洋画”大多是英雄 好汉,才子佳人。长大后有一定的文学修养,把唐诗宋词纳入画境。对这类古典题材的画比较驾轻就熟,但是要脱掉旧风貌,必须要变成新型的古典主义国画。我的画室号为“无涯山房”人生无涯,艺海无涯,苦乐无涯,也哀叹人生苦短,画内功夫画外补,有些是悟出来的再补无功了,抓住最后几根救命稻草吧!其实上世纪50年代后洋学堂毕业的学子,对国学和传统都需要大补,因为文化断代了。

《金色的珠穆朗玛峰》83×153cm 2014年

问:您作为传承人物,如何发扬新金陵画派的精神。

贺:新金陵画派是上世纪六十年代政治和艺术,传统和创新结合的最好的画派。以山水、人物画为载体,创作了一批新型的中国画,在美术史上留下光彩的一笔。一些老先生原本有很好的传统功力,被傅抱石先生“笔墨当随时代”的大旗一挥,到生活中去写生、创作,化腐朽为神奇。歌颂社会主义江山,最著名的作品是毛主席亲笔题字的《江山如此多娇》,他们注重传统又积极创新。“其命唯新”是傅先生的一贯主张,虽然他们都学古人临石涛但本质是借古开新的。亚明讲过:“中国画有规律,无定法”,和石涛的“法无定法”精神是一致的。他们高雅的艺术里流露出“书卷气”,反对流行的霸气、俗气。老先生过世以后回想他们的谆谆教诲,特地为他们集体塑像,创作了名为《欲与江山共娇》大画,表达我的崇敬之情。“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辛弃疾的词句让我想到老先生们个个像青山多娇,于是《欲与江山共娇》的题目使作品意境升华,画龙点睛。人品高,艺品就高。跋涉者上下而求索。多方营养,厚积薄发,挑战自我,挑战经典为中华文化长城舔砖加瓦,有块砖头上刻上贺成的名字,吾心满足矣!

《太行秋色》 68×68cm 2016年


责任编辑:桀栗
免责声明:人民美术网(www.peopleart.tv)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转载的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微信公众号等公开渠道,不代表本站观点。转载的所有稿件的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如事关不当,请联系删除。

最新推荐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