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杨之光林之源关山月

人民美术网 > 综合 > 席镇:古人对美好生活的孜孜追求(图)

席镇:古人对美好生活的孜孜追求(图)

2022-02-22 11:22    文章来源:解放日报     

在上海博物馆举办的壬寅虎年迎春展中,有一件西汉时期的鎏金铜虎,造型威严而稳重,静静地踞伏在一角。这件铜虎是用来压席的席镇。在秦汉及之前,还没有今天的椅子等坐具,餐食歇憩均“席地而坐”。为了避免由于起身、落座时折卷席角或牵挂衣饰而影响仪态,人们便用重物压席的四角,即席镇。

1

“以白玉镇坐席”

上海博物馆所藏唐代画家孙位的《高逸图》,展示了实际生活中使用席镇的情形:在坐席的角隅,摆放着形制如钟的席镇,顶端有钮,穿有系带。

现在发现时代最早席镇实物,为陕西宝鸡茹家庄一号墓出土,造型为椭圆形,外层铜壳紧裹圆石,表面装饰兽面纹,高3.8厘米,长10厘米,宽8厘米,重0.45千克。茹家庄一号墓的年代为西周穆王时期,距今3000年了。

先秦时期,已有用镇压席的文献记载。《楚辞》有“瑶席兮玉镇”词句,东汉王逸注“以白玉镇坐席也”。考古发掘也佐证了这一记载的真实性:浙江绍兴印山大墓中出土了19件玉镇,颜色呈白色,夹有灰黑色,整体似馒头形,器体一周有八条纵向的折棱,通体阴刻精细的勾连卷云纹。

春秋战国时期的席镇,更多是用青铜浇铸的。湖北随州曾侯乙墓中出土的4件铜镇,半球形,球面上镂空浮雕八条互相纠缠的龙,有的伏于球面,有的体躯拱起。特别是顶部拱起的龙身,巧妙地成为龙形钮,衔住圆环,可谓铸作精美又实用。

半球形是这一时期席镇的基本造型,但也有特例——河北平山县中山王墓出土的四件错银有翼神兽,兽首侧昂,圆颈直竖,全身肌体强健,双翼高展,皆通长在40厘米以上,高24厘米以上,重10千克以上,其功能可能是席镇、陈设兼而有之。

斑驳与灿烂和谐自然

汉代,镇大多数呈盘卧的动物形,保持器身半圆的轮廓。常见的动物形镇,有虎、豹、熊、鹿、龟等。

虎镇,整体多呈圈形蟠伏之状,勾首卷身,屈肢盘尾。在已知的席镇中,虎镇所占比例最大。河北定县北庄汉墓的虎镇,体躯和头部均有错金银纹饰,威严之中带有典雅庄重之气。

豹镇,造型近于虎镇,但更富于动感,河北满城汉墓的豹镇,口部涂朱砂,二目镶嵌白玛瑙,但由于融合料中调有朱红色颜料,整体呈现红色。

汉代,人们视熊为吉祥的动物。其憨态可掬的形象做成席镇,可使家居增添活泼的氛围。安徽合肥出土的鎏金熊镇,通体鎏金,躬背蹲坐,前爪曲举,抬头张口,造型生动,憨厚可爱。

自古以来,鹿因可爱驯良、具有美好的寓意而受到人们的喜爱。鹿镇用的材料比较特别,由海贝和青铜制作而成。上海博物馆藏有一套鎏金鹿形镇,鹿身均为青铜鎏金,鹿背镶嵌以虎斑贝,鹿首昂起,似在鸣叫。为增加镇的重量,鹿的体内还灌满了铅料。斑驳的贝壳与鎏金的灿烂和谐自然,生动的造型与实际的功用巧妙结合。

除了鹿镇外,虎斑贝还可做成龟镇。山西浑源毕村西汉墓的龟镇,头上扬,吻部上翘,背甲上部为镶嵌的虎斑贝,下有阴刻的鳞甲,四爪微露,表现了乌龟欲动欲止的体态。

虎斑贝壳面光滑,多为白色或黄白色,还具有大小不同的黑褐色斑点,产于热带和亚热带海区,在我国台湾及南海诸岛均有分布。

此外,陕西长安汉墓中还出土过龙镇,呈蟠卧状,龙头高昂,身躯略呈螺旋状,口微张,双耳后逆,前爪扒地,后爪后蹬。

“镇,博压也”

《说文解字》说:“镇,博压也。”这揭示了镇的另一种功能,即用于博戏。

博戏在春秋战国之际开始流行,秦汉时期成为非常盛行的一种游戏。博戏用具主要由局、棋、箸等组成。湖北江陵凤凰山西汉墓出土过一套博具,包括漆局一件、箸六根、棋子十二颗。根据该墓遣策,还有博席一具,但没有发现实物,可能已经朽没。

研究显示,六博的玩法大约是二人向局而坐,局上置棋十二颗,人各六颗;局旁置投枰,供投箸之用;开博时,先由一方用手拿六箸投掷,是为投箸,之后则按投箸的结果在局上行棋。镇的功能,就是用来压投枰上所铺之席。

汉代众多的画像石、画像砖,充分印证了镇的这种功用。比如,四川新津崖墓石函上的画像石,二仙人博弈,局似案,有矮腿,投枰上的镇、筹刻画清晰,四镇颇具立体感。

总之,秦汉及之前的席镇,既是方便灵巧的家居实用器物,又是精美的小型工艺品。高超的青铜铸造技术,生动活泼的造型,纯熟的鎏金、错金银、镶嵌宝石工艺,体现了手工业的发展水平,更展现了古人对美好生活的孜孜追求。


责任编辑:果然
首页上一页1下一页尾页
免责声明:人民美术网(www.peopleart.tv)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转载的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微信公众号等公开渠道,不代表本站观点。转载的所有稿件的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如事关不当,请联系删除。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