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关山月林之源杨之光

人民美术网 > 学术 > 专访国家民族画院院委家昌(组图)

专访国家民族画院院委家昌(组图)

2017-03-17 16:40    文章来源:人民美术网    

记者:家昌老师,很高兴能有机会做您的专访!

家昌:您好!

记者:家昌老师,这次采访前,我专门做了一些功课,也向艺术圈的一些朋友问起您。他们说您是中国传统艺术守望者?

家昌:我没这个能力,这杆大旗我扛不动,守望传统艺术是无数个体组成的团体意志!中国传统艺术守望者是一些朋友私下里的褒奖,是我的座右铭,是我的兴趣所致。我常说:“这辈子不能白活,得干点有意思的事儿。”这就是我觉得有意思的事儿。我想:向我这样的人,从事相同或类似事业的师友有很多!他们都是中国传统艺术守望者,只是有些人可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我只能说我是热爱和弘扬传统艺术者之一,或者说是中国传统艺术守望者之一。这可不是一个人的战斗,或者严肃点说,民族不灭,接力不止!

记者:家昌老师,您如何看待中国的传统艺术?

家昌:有人说传统文化过时了,或者解读为“现代艺术很时髦”!我从不掩饰自己对传统的喜爱,这除了血脉里的传承,还有灵魂上的共鸣。或许,这种妙而不可言的感觉,就是宿命,就是传说中的本能,就是冥冥中的注定。我希望钟情于现代艺术的朋友能够给传统艺术一些空间,这么说,是因为:艺术是百花齐放的,不应该以一己好恶概而论之;艺术是百家争鸣的,不可能模式化!    我在宋庄有一些很好的画家兄弟,我们常常一起探讨,我玩的最好的兄弟就老是不服,说中国画完了,太陈腐、太守旧,跳不出老一辈留下的框框,根本不知道当代艺术为何!我告诉他:“这是一个怪咖时代,小审美时代。现代艺术是挑战传统审美,挑战传统思维,挑战审美极限,挑战传统古板的思维定式,对视觉印象与传统观念的一种颠覆。”他说:“呀!这你都知道!那你咋不变?”我说:“英语有句话叫  Think out of your  box意思是跳出你的固有思维。你的想法我明白,可你想过你变了吗?你真的变了吗?你从中国人玩的框框跳出去了,去哪了?跳到外国人玩的框框里,中国人没看过,说“哇塞,不一样”。真的不一样吗?外国人不一定这么认为!我们在继承传统的同时也在创新,国人看不一样,外国人看可能更新鲜。我们聊的是艺术,更是哲学,你自己去体会吧!

记者:家昌老师,您是怎么看待艺术的门户之见的?您对艺术的理解是什么?

家昌:你这个问题很尖锐!武林中集百家所长很美,一阳指也很美。血统纯正很美,混血的姑娘也很美!我以为,野蛮生长的万古丛林,与婺源金色荡漾的油菜花田都是自然的本真。所谓“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艺术是多元的,应该给予更多的包容与理解。就像有人喜欢吃素,也有人喜欢吃荤一样。既然个人喜好不一样,艺术的评判标准自然也就不同。

记者:家昌老师,当下有不少青年艺术工作者对今后的道路缺乏方向感,您能给他们一些建议吗?

家昌:一定要静下心打好基础,基础扎实才能走得远。年轻人充满朝气、勇于创新,这是对的,但是如果没有扎实的技艺和文化积累,在这个拥有数千年历史的人类艺术之林,是很难占有一席之地的,更不用说与前人比肩了!即使一朝得志,也只会是哗众取宠、昙花一现,很难有传世的生命力。此外,决不能忘本,不能丢了民族的特色。固然,艺术审美不分时代、不分国界,古为今用、洋为中用,早已成为艺术界不争的共识,但这种“用”,为的是开拓视野,为的是有所创新,而不是背弃我们的民族文化与地方特色。正是民族的艺术,才更具持久生命力;正是民族的艺术,才更具独立价值。民族文化的发展,不能舍源逐流,唯有不忘本、肯开拓,才能不断提高、臻于至善。

记者:谢谢家昌老师接受此次专访!

家昌:不用谢!



责任编辑:Jelly

最新推荐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