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关山月林之源杨之光

人民美术网 >  > (李说当然1157期)清明时节谈丧俗

(李说当然1157期)清明时节谈丧俗

2017-04-05 00:38    文章来源:人民美术网    作者:李建军

20170405.jpg

 

中国文化认为“死者为大”,所以在民俗文化中,丧事是一件要符合礼仪习俗的大事。在古代,遇有丧事前去吊祭,并向死者家属慰问,也是一种重要礼俗。古代称悼念死者为“吊”,劝慰生者即慰问死者家属为“唁”。丧事之家将死讯通知亲友称为“讣”,就是俗中称的“报丧”。

 

亲友闻讯噩耗,迅速前去吊唁,路途遥远而不能前去的,则要发信表示哀悼和安慰之情。《道咸以来朝野杂记》上说,如果是至亲,“则应回信即往哭,不待讣之至。”丧事又叫“白事”,为表示对死者的哀悼,丧家的场面布置及穿戴以白色为主,另外是带有肃穆气氛的黑色。

 

所有吊唁者穿素服前去,忌穿红绿等色彩鲜艳及带纹饰之服,妇女不戴首饰。清代北京吊丧的礼俗是“男,冠去缨,著石青褂。女,去首饰,亦著石青褂。主人奉小孝,则受而佩之,男则腰絰,女则首经,非包头也,以孝布折一方胜式,簪之头上也。若朋友之丧,则冠不去缨,有花翎者摘下,只著石青长褂而往吊。”《红楼梦》第十四回,写贾家为秦可卿办丧事,北静郡王前去吊祭,也是“公事一毕,便换了素服前去。”

 

亲友临吊,孝子要稽颡答拜,即额触地叩孝头。吊丧者携带物品,祭幛、挽联,要写“音容宛在”、“老成凋谢”、“留芳百世”之类的词句。丧家办理丧事的银钱布帛之类的礼品,古代叫“赙”。另外祭奠死者的供品及香、纸等物,由吊丧者将供品摆在死者灵前供桌上,并点香,烧纸,对灵悲哭。《金瓶梅》第六十二回,写西门庆为他的妾李瓶儿办丧事的情节,细致地反映了宋明时期民间吊丧的礼俗。当的是“街坊邻舍,亲朋官长,来吊问上纸祭奠者,不计其数。”西门庆的亲戚们“各家都是三牲祭桌来烧纸。”在灵前“祭祀哭泣。”有个叫乔大戶的亲戚,抬来祭品如猪、羊及缎与亲朋在灵前上香、供祭品,然后跪下祭奠。祭毕,西门庆等还礼,让进大棚内筵席款待。

 

在入葬前一天的晚上,办丧事的家庭要陪灵,亲友邻里有的也陪伴的,称为“伴宿”。明清时节,南北方都有这种礼俗。与丧主关系亲厚者,还备办戏曲、杂技,为丧主的丧事增加热闹气氛、铺排场,有的是丧事之家自己操办,但这在当时就引起不少人的非议,认为丧事娱乐,于礼不合,清代顾夔璋曾写诗讽刺:“亲朋杂沓男女晔,笑声翻把哭声速,不情丝竹搅魂魄,灵鼗路鼓手空挝,此时棺中幸瞑目,任尔游戏贻亲辱。”对此,清代官府也屡次下令禁止,但效果并不明显。

 

出殡之日,亲友跟随送葬,叫“送殡”。殡葬途中,还有一项较为隆重的吊祭礼仪路祭,祭奠的亲友在灵柩经过的路上,摆设供品,吊祭亡灵。贵族官僚交际面广,有些人也借此与他们拉关系,因而路祭者多,仪式也相当讲究,事先在路上搭好祭棚,把供桌摆在路边,灵柩过时,路祭者焚香、奠酒,宣读祭文。《红楼梦》第十四、十三回宁国府殡葬秦可卿一节,反映了清代与高门府第有交情的贵族、官员们送殡、路祭的状况:“那时官客(指男性)送殡的有镇国公牛清之孙现袭一等伯牛继宗,理国公柳彪之孙现袭一等子柳芳……六家与宁、荣二家,当时合称为“八公”。余者更有南安郡王之孙、西宁郡王之孙、忠靖侯史鼎……神武将军公子冯紫英,陈也俊、卫若兰等诸王孙公子,不可枚数。堂客(指女性)算来亦有十来顶大轿,三四十小轿,连家下大小轿车辆,不下百余十乘,连前面各色执事、陈设、百耍,浩浩荡荡,,一带摆三四里远。走不多时,路旁彩棚高搭,设席张筵,和音奏乐,俱是各家路祭第一座是东平王府祭棚,第二座是南安郡王祭棚,第三座是西宁郡王,第四座是北静郡王的……(北静郡王)命长府官主祭代奠,贾赦等一旁还礼毕,复身又来谢恩。……刚至城门前,又有贾赦、贾政、贾珍等诸同僚属下各家祭棚接祭,一一谢过,然后出城。殡葬完毕,宾客们要陪同丧家之人至其宗庙去,主人痛哭,宾客劝慰。”

 

丧事后,丧家去亲友家道谢,叫“道乏”,道乏不光是丧事,凡因红、白之事向亲友邻里道谢,都称道乏。丧家百日之后,若脫去孝服再到亲友处道谢,叫做“谢孝”,因孝服在身时怕有的亲友忌讳,所以脫孝后去谢。

 

各地的丧俗非常繁多,这里仅仅是简说了比较典型的事例。

 

李建军写于2017年4月4日


微信.jpg

最新推荐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