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关山月林之源杨之光

人民美术网 > 学术 > 美国人身边的艺术(图)

美国人身边的艺术(图)

2017-09-05 11:53    文章来源:中国文化报·美术文化周刊    作者:​王小梅

法国雕塑家“妮基·桑法勒”(1963)法国雕塑家“妮基·桑法勒”(1963)

走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地亚哥的公园,头上有缤纷的风筝飘舞,地下有孩子跟小狗追逐,阳光如此明媚,气候如此宜人,我满心喜悦;张开眼睛四顾,打开心扉让世界走进来,我发现周围都是艺术。

前卫女雕塑家妮基(1930—2002)一生最后十年住在这里,留下很多色彩绚丽线条圆滑的作品。她使用玻璃、瓷片和石头等繁多的媒体与自然环境结合在一起,以大胆的神话造型隐喻人生的哲理。传统的雕刻固然美丽却也冷漠,深藏在博物馆或是高耸在纪念碑,群众得站在远方瞻仰膜拜,她却要她的雕塑进入我们的生活。站在她的雕塑前,我好像听到她的声音,要我用手去抚摸玩弄,邀请我的身体坐下来歇息,她对我喃喃细语诉说这些艺术品本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本地还有位雕刻建筑师哈伯尔,他的作品也散布在各公园,他正在太平洋各地与当地的义工一起建筑雕刻园,包括台湾在内,要做一个环太平洋边缘的雕刻圈。这些雕刻家的理念都继承巴塞罗那的高第(1852—1926),就像高第的作品散布巴塞罗那街头巷尾,他们的作品也很少陈列在博物馆里,而是坦呈在人们的身边。高第曾说:“非源于自然的都算不上是艺术。笔直的线条和尖锐的角落只存在人为的媒体,而不发生在自然界。所有的创造都早已蕴涵在自然界的书里,直线是人为,曲线才是神灵的创造。”所以这些作品都色彩明亮欢愉,造型自由充满想象,使用有机式的柔和曲线如海浪般绵延起伏,远离欧洲传统的高大雄伟哥特式建筑,而为小民雕刻一些富情趣的公寓房屋。住在这附近的雕刻建筑家格容白格说得好:“艺术和生命是同样的,不仅有英雄和纪念碑式的雄伟和不朽、强大和有力、悲剧和惨烈,也有轻微和柔和,带着幽默和喜悦,弥漫着迷惑不解,存在于平凡而不甚出色的日常生活中。”

妮基本人也是个多姿多彩的传奇人物。她出生巴黎一个富裕家庭,经营股票的父亲受到大萧条的影响而宣告破产,她三岁时搬到美国东部,以后分居美法两国,以至精通两国的文化和语言而成为两国之间的艺术大使。她从小喜爱文学和艺术,又天赋美貌,在十六岁时成为著名的模特儿,出现在《Life》《Harper‘s Bazaa》《Elle》和《Vogue》等国际杂志的封面。她在十八岁时与美籍音乐家马修士私奔,婚后两人在美国住过一阵子,又搬回法国居住。马修士改业为作家,出版文学刊物《Locus Solus》。他们的婚姻很不如意,妮基在1953年精神分裂,长期住院休养,开始以绘画作为心理治疗,没有想到从此走上以艺术来表达内心感受的创作生涯。

巴黎当时是世界前卫艺术的中心,妮基生活在这个艺术之都,与很多有名的艺术家一起琢磨,受到极大的冲撞。上世纪六十年代的巴黎,艺术作风极端反传统,妮基投身所谓“暴力”艺术运动,用砲击、子弹和火药爆炸即兴而成各种作品。妮基与马修士离婚以后,有一段时间的作品均以标枪投射马修士的相片制成。看来,艺术造福社会的功效是绝对不可否认的,如果所有的深仇大恨都能借艺术的发泄而得到升华,世界上一定没有这么多杀人事件。

妮基随即探索女性在社会里的地位和扮演的角色,创作出一系列好像永远怀着孕的“娜娜”。这个浑圆而丰满,原始而粗壮的女性形象,一再出现在她的作品里,成了她对女性的一个诠释。1965年《她的宫殿》在瑞士推出,巨大的娜娜两腿张开,观众可以由两腿间走入,因而引起极大的争论,有人诟骂它是世界上最大的妓女。两年后《娜娜梦屋》在瑞典展出,引起轰动和受到接受。至今妮基的“娜娜”在世界各地的艺术馆都可以看到,人们已经见怪不怪了。

在圣地亚哥陈列的妮基作品中,《太阳神》是件十四尺的鸟形塑像,高耸在十五尺的圆形水泥柱上,位于加大圣地亚哥分校的校园,隐身教员俱乐部和曼德维尔音乐厅之间的林木深处。金色的鸟冠灿烂夺目,一如神话中阿波罗的金冠,多彩的雷鸟振翅待发,欲往云霄飞去。如果你低头走路只顾想自己的心事,很可能天天打那儿走过也从没看到它,因为它只不过是周围树林的一部分而已。如果哪天你猛然抬头张望,很可能会大吃一惊,而忍不住被这全身反射加州灿烂阳光的塑像震撼。这是妮基在美国的第一件作品,是史都华基金会支持下的校园艺术品,它已经成了这所大学的一个标志。自1980年以来,该校的学生每年举办“太阳神庆典”,在雕像下欢欣鼓舞地庆祝太阳回归夏至。

另外在圣地亚哥伯尔波阿公园的国际民艺博物馆正门前方,耸立着两座妮基的雕像。一是《诗人和缪斯》,诗人身穿条子礼服打着领带,一副旁若无人的神气,双手高举他的灵感女神——这个浑圆丰满的女性就是妮基作品中一再出现的“娜娜”。另一座是《妮基鳄》:鳄鱼盘踞一角,像是从童话里跳出来的龙,白色的长牙,红色的大嘴,绿色的头和圆睁的眼睛,全身铺满多彩的鳞片,由各种小石子、瓷片和玻璃砌成。这是一座极受游客喜爱的雕塑,大人看了忍不住要摸摸它光滑的身体,孩子们一看就想要爬到它身上,或是躲在它的肚皮下捉起迷藏来。我每次经过这儿,不但要停下来看看这神气活现的妮基鳄,也要瞧瞧倒挂在鳄身上的孩子们,听听他们和鳄鱼唧唧咕咕地对话。雕像的周围特别设计弹性地面,孩子们就是掉下来也不会受伤。显然,这座雕像早就把童心设计在内。孩童与雕像的相互交流,才是这创作的完成。

1993以后妮基身体变得虚弱,很可能受到雕塑溶剂的长期毒害。她搬到圣地亚哥附近休养,开始创作《加州皇后的魔术环》。这个直径一百二十尺的雕塑园位于北郊公园静僻的一角,是妮基贡献给加州的礼物,以表达她对这阳光之地的爱恋。她从加州的历史和传说里得到创作的灵感,把加州土生土长的植物种在雕塑园的外边,终其余生为这雕塑园创作,她的孙女,也是她多年的助手,在她死后两年完成了这个雕塑公园。


责任编辑:果然

最新推荐

友荐云推荐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