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关山月林之源杨之光

人民美术网 > 综合 > 青铜“三颂”:记录周代礼制(组图)

青铜“三颂”:记录周代礼制(组图)

2018-05-15 09:34    文章来源:收藏快报     作者:许满贵

(图1)西周晚期《颂鼎》,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图1)西周晚期《颂鼎》,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图2)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所藏《颂鼎》铭文拓本

(图2)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所藏《颂鼎》铭文拓本

“颂”,是以颂扬为内容的文章或诗歌,表达作者的祝愿。中国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收录诗歌305首,其中“三颂”40篇(《周颂》31篇、《鲁颂》4篇、《商颂》5篇,合称《诗经》“三颂”)。“三颂”主要是周王和诸侯祭祀时用的舞曲歌辞,其内容多宣扬天命,赞颂祖先的功德。如《周颂》便是颂扬周文王、周武王、周公、召公功业的歌舞曲。其中的《昊天有成命》是强调天命、歌颂周成王的诗歌。而西周晚期周王室的一位姓龚名“颂”的史官,铸造了一组珍贵礼器,以内容相同的铭文,记录西周晚期册命制度最完善的文体,颂扬天子之美意,荣耀先世父母龚叔、龚姒,表达未尽之孝思,祈求家国康乐大福和周宣王万年长命的颂辞。考古专家以器定名:“颂鼎”“颂簋”“颂壶”为西周“三颂”铜器。

信史如此之巧合,可谓“礼议传承,文体不同。龚姓始祖,器铭相同。贯通信史,契合昭融。”

传世的“颂鼎”共3器:上海博物馆、北京故宫博物院、台北故宫博物院各藏1件。存世数量最多的“颂簋”,器、盖俱全的有6组,曾分别被刘喜海、刘鹗、吴士芬、端方等人收藏,此外,尚见两个单独的簋盖。其中山东博物馆藏的“颂簋”为刘喜海的旧藏;刘鹗、吴士芬旧藏的“颂簋”,现分别收藏在北京故宫博物院、上海博物馆;端方的现藏美国堪萨斯市纳尔逊美术陈列馆;陈介祺还藏有1件颂簋的盖,后归上海博物馆;日本兵库县黑川古文化研究所也藏有1盖。“颂壶”有2件:中国国家博物馆藏1件,失盖;台北故宫博物院藏1件。“三颂”青铜器早年出土于陕西地区,其出土时间当不晚于嘉庆年间(1796—1820),是夏商周断代工程纪年、纪月、纪日,编序号为56的全名器。“三颂”铸器精美,均为一级国宝,是记录周代礼制的珍贵礼器。

现在从各大馆藏“三颂”铸器中,分别选取一件介绍如下。

台北故宫博物院的“颂鼎”(图1),通高25、腹深13、口径25.7厘米,重4.935千克。体呈半球形,深腹,直口圜底,二立耳,窄折沿,三蹄足,口下饰二道弦纹。全器光亮素雅,大气庄严,器壁铸铭文(图2)22行,每行最多11字、最少7字,共计152字。全文如下:

隹(唯)三年五月既死霸甲戌,王在周康卲宫。旦,王各大(格太)室,即立(位)。宰引右(佑)颂入门,立中廷。尹氏受(授)王令(命)书,王乎(呼)史虢生册令(命)颂。王曰:颂,令女(命汝)官(司)成周贮二十家,监(司)新(造),贮用宫御。易女(赐汝)玄衣黹屯(纯)、赤巿(韍)、朱黄(衡)、(銮)旂、攸(鋚)勒,用事。颂(拜稽)首。受令(命)册,佩(以)出,反入堇章(返纳觐璋)。颂(敢)对(扬)天子不(丕)显鲁休,用乍(作朕)皇考龏吊(龚叔)、皇母龏始(龚姒)宝(尊)鼎。用追孝,(祈)匃康、屯右(纯佑)、彔(通禄)、永令(命)。颂(其)万年(眉寿),(畯)臣天子,霝冬(灵终),子子孙孙宝用。

铭文大意:在周宣王(前827—前782)三年(前825),五月下半月的甲戌(二十七)日,周宣王在周地康王庙里的昭王庙。天刚亮,王到了昭庙大厅里,坐定位置。宰引作为佑者带领颂进入昭庙大门,站立于庭院中。尹氏将拟就的任命书交到王的手中,王命史官虢生宣读任命书。王的任命书说:“颂,命你管理有20家胥隶的仓库,监督管理新建的宫内用品仓库。赏赐你黑色带绣边的官服上衣,配有红色饰带的大红色围裙,车马用具的銮铃、旗子和马笼头。执行任务。”颂拜,叩头,接受册命书,佩带以出,又返回庙中,贡纳觐见用璋。颂为答谢和宣扬天子伟大厚重的美意,因而做了祭奠其死去的伟大父亲龚叔、母亲龚姒的宝鼎。用来追念孝意,祈求得到健康、厚大的佑助、仕宦之途通顺、长命。颂万年老寿,长作天子之臣而得善终。子孙后代宝用此鼎。

“三颂”铭文对西周的册命典礼记载详备,可与《左传》僖公二十八年传文献所叙、《礼记·祭义》所言记载互相印证,是研究西周社会历史重要的文字资料、了解西周礼仪制度的重要物证。

责任编辑:果然

最新推荐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