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关山月林之源杨之光

人民美术网 > 学术 > 国泰民安·同贺祖国71华诞——著名画家吴建朝(组图)

国泰民安·同贺祖国71华诞——著名画家吴建朝(组图)

2020-09-23 13:25    文章来源:人民美术网    

 【艺术简历】

吴建朝,笔名吴建潮,字增春,号常山龙人。画家、作家,擅长国画、水彩,兼及油画和工艺美术;文学擅长诗词散文。1964年生于河北正定,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央文史研究馆书画院研究员,李可染画院研究员、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大众文化学会理事、中国文艺家书画院院长,中国山水画学会副主席、中国知识产权局特聘文化形象大使、俄罗斯彼得罗夫艺术科学院院士,及其他文化艺术机构会员教授等。

国画作品《生命》《苍山古塬》获中国美协主办全国展金奖,其它许多国画和水彩作品在展出中获奖或入选。

2002年特邀为人民大会堂创作《金山岭晨光》和《白洋淀晨曦》巨幅国画,并作为重要国事活动之背景;2011年赴法国巴黎举办“中国画名家邀请展吴建潮作品展”,并被授予“法中文化交流使者”荣誉勋章,作品被法国世界遗产文化中心收藏;同年获“中国杰出山水画家称号”;2018年赴俄罗斯圣彼得堡举办画展,作品被俄罗斯彼得罗夫艺术科学院(俄罗斯皇家艺术科学院)收藏,并且聘为本学院院士。

应邀为人民大会堂、钓鱼台国宾馆、西柏坡纪念馆、河北省博物馆、河北省委、石家庄市人民会堂等单位作画并收藏陈列或悬挂。出版有《吴建潮作品集》、《中国书画百杰吴建潮作品集》、《当代中国山水画二十大家吴建潮卷》、《荣宝斋画谱》、《吴建潮水彩画作品集》、《吴建潮文集》等。

《金山岭晨光》900×500cm (人民大会堂悬挂,与郝军合作,白雪石题字)

满江红

金山岭晨光

词/吴建潮

辽阔中华,

览大地风光无限。

入画图,

蛟龙起舞,

江山烂漫。

万里长城烽火卷,

千秋伟业儿好汉。

望东方晓色映彩霞,

骄阳灿。

神州在,

乾坤握;

五千岁,

环球赞。

览唐风宋韵,

曲词诗苑。

翰墨丹青书壮志,

朱砂赤色写豪言。

正紫气东来享和平,

红旗展。

《日月同辉》

“龙”的赞歌

文/吴建潮

古老的东方有一条“龙”,她的名字叫中国……

中华民族是“龙”的传人,而我也正好是属龙。父母给予我的生命,与中华民族的图腾如此巧合,同是一个属相。然而,在十二生肖中只有“龙”是虚构的,可这虚构的形象确深深印在每个中国人的心中。这气宇轩昂的“龙”,不仅存在于每个中国人的心中,而且还存在于完美与真实、自信与坚毅、古老与文明之中。

从小的时候,我就听说过关于“龙”的故事,有水中的“龙”,有天上的“龙”;有神话中的“龙”,有人间的“龙”;有舞戏的“龙”,有书画的“龙”。这“龙”带给我许多联想与神秘,让我如此渴望有一天能真正目睹“神龙”的风采。直到上了中学,老师告诉我:现实生活中根本就没有“龙”,并且,在十二生肖中只有“龙”是不存在的。于是,我大失所望,失望的有些伤心。因为,我的属相“龙”是虚构的,那也就是假的,所以,我一生也不会在世界上去看到“龙”,这将是我一生中最大的遗憾……

带着这种遗憾,不觉已上了大学。时光步入了20世纪80年代中期,在大学校园中,唱起了一首风糜全国的“我的中国心”这首歌。首先,这首歌的过门音乐直击我的内心深处,像闪电、像波涛、更像“兴奋剂”,让我,也让我的同学们都日日夜夜地去唱“她”,歌中的每一句话都让我热血沸腾!

“河山只在我梦萦,祖国多年我未亲近……长江、长城;黄山、黄河,在我心中重千斤,无论何时,无论何地,心中一样亲”!  

《锦绣江山》西柏坡纪念馆悬挂

那个年月里,我在上课下课时,总是奏响这首歌的音乐,谁先学会唱这首歌,也感到无比自豪。我自然也如痴如醉地唱啊、听啊;听啊、唱啊……那一年,我十八岁,就像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一样!

这一首神圣的歌曲,伴着我青春的年华,弹唱着动人的心弦,把我带到了一个亦真亦幻的星空下,沐浴在一片灿烂的阳光中;这首歌让我忽然意识到,自己已经长大了,已不再是一个孩子;这首歌,让我把许多的渴望寄托在了梦中,因为梦中的感受是真实的,只要这梦不是妄想,不是背叛;是深深的依恋,是久久的期盼,是挚着的热爱与不屈的追求。

这是一个精神的真实!

睡梦中,我看到了威严、神圣、骄傲、自尊的“龙”,这“龙”游韧于宣纸香墨之上,舞在灯红花绿之中,转而又漫步在千万里江河之上,横卧在气势宏伟的群山峻岭之中。哦 !我看到了那云海之上弯延的山峰披着绿装,一条“巨龙”盘在高高的脊梁上,犹如钢铁般的坚韧,伸向远方,伸向太阳升起的地方,仿佛呼唤着海内外的中华娇子。瞑瞑中,东方升起醉人的骄阳,将神州染红,晨曦里那山川上映出一道金色的亮光,这金色的亮光像汉字书法中飞奔的狂草,直挥洒到心潮澎湃的大海……呀!这就是长城,一条飞奔在神州大地上的真实的“龙”。

《雪霁》

我和同学们唱着“我的中国心”这首歌,毕业时去了北京,从小学就用蜡笔描绘的天安门一下子映在了我的眼前。我哭了,泪不多,甚至只含在眼眶里。不是儿时直往下淌的眼泪,但没有淌下的滚烫泪水中,确映着祖国的身影,映着巍巍壮观的天安门。那汉白玉的柱子上刻着巨大的盘龙,气宇轩昂,泰然自若。看着这“龙”,我感悟到:自己的属相只不过是一个年号记载,而真正的属相是和中国人一起同属于一个“龙”字,都是“龙”的传人。

我带着激动的心情登上八达岭长城,朝阳中,我看到了令我魂牵梦绕的长城。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心中的感受,我终于看到了梦中的长城,歌中的长城,更看到了心中的长城。这长城是用中华民族的智慧创造的世界上一条真实的“龙”,这条“龙”不仅是物质的,更是精神的。这种精神在宇宙中从飞船里都可以看得到。所以,“她”像伟大的母亲一样将慈爱与智慧,将屈辱与文明写在了苍宇中,系在了银河上。

时间到了21世纪,骄阳将“她”的无比灿烂尽染着祖国富饶的大地。我也从未终止过用画笔去描绘美丽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2003年我应邀为人民大会堂创作长城题材的巨幅国画。为了能画好这幅象征祖国长城题材的国画,我从西部戈壁滩上的“嘉峪关”,到东部海边上的“山海关”,中间包括许多的长城重要景点,我都考查了一遍。其中,“金山岭”长城是最雄伟、最壮观、最险峻,也是保存最原始、最完整的一段长城。最后,我以“她”为题材,用两个月的时间绘制完成了《金山岭晨光》这幅长9米、高5米的巨幅国画。画面上红红的山巅,象征着红色的江山、红红火火;更是早晨的太阳将万道曙光洒在高高的山峰上。那高处的长城闪着金光,与红色的山峰相互辉映,显得流光溢彩,气势非凡,满是一派改革开放,欣欣向荣的景象;蓝天中飘着几朵祥云且含着几缕紫气,透视着万紫千红,紫气生辉的光芒;长城下面的青松与山顶的暖色调形成了强烈对比,更让人对晨辉中那火红的赤色产生无限的向往与眷恋。这长城傲游在群山峻岭之上,折射着金色灿烂的光亮,舒展着迷人的舞姿,直飞向远方,飞向天地的会合处。

《上下五千年》德国邮票主票发行

哦!这才是真正的、腾飞的“巨龙”;这才是让我从梦中早就追寻的“巨龙”。

这“巨龙”唱着最古老的歌,一年又一年,直唱到现在;这“巨龙”呵护着脚下华夏的子孙,遮挡着闪电,遮挡着风雨;即使这“巨龙”带着满身创伤,也依然是昂着头,用那有力的、坚强的臂膀迎着炮火,托浮着浩瀚的天,头顶着阴沉沉的云。

“长城”,一个弹唱着痛苦与欢乐、荣辱与胜衰的国魂;一首没有声音确唱响世界、唱响宇宙的歌!“她”像长江与黄河一样,从远古走来,又去走向未来与永恒!

这就是我们用手触摸到的“龙”,甚至我们用脸膀亲近“她”,都可以听到那深深地呼吸,这呼吸让我们感受到:这就是我们中华民族生命的根。

我不知道用什么语言再去赞美“她”。因为,从许多的大门口里的墙上,从流通的人民币上,从摄影家的镜头里,从太空的飞船里,从外国人的向往里……都在依恋着“她”;无论苗条的少女,还是高大的英雄好汉,都不能、也无法与“她”相比;“她”的美是无极的,是无法比拟的;“她”让全人类去追寻、去喝彩。

我画完《金山岭晨光》这幅画后,每次从人民大会堂和新闻联播中看到,都从内心深处有着巨大的冲击与震撼,到不是我绘画艺术的高超,而是天下最驰名的万里长城打动着我,征服着我的心。于是,我在小小的水彩画上依然用淋漓的色彩把长城画的情意绵绵……

《雪霁》

今年,我想把那幅已画好的水彩画《雪霁》去参加展览:画面上,一只和平鸽安详地立在雪后的烽火台上。这雪是洁白的,没有了战争中鲜红的血色,天空中,薄雾里的太阳依稀可见,在空中显得异常安祥;这空中透着紫气,闪着金黄,让人感受到非常和谐的色调。但那砖上似乎看到了往日战争中流下的枪眼;更能体会出硝烟弥漫中的悲壮与惨烈;甚至那炮声中的火药味扑面而来。静静的画面上,让人追忆起一幅幅前扑后继的历史场景。融化掉的雪水从长了绿苔的城砖上淌了下来,是苦涩还是甜蜜?也许,战争离我们已远去了,但我依然在这祥和的画面上,感受到了洁白的雪上飞溅起鲜红的血液,似乎还听到了那厮杀的声音。画面上这只和平鸽在追忆着什么?“她”是在静静地为一个美好的世界、美好的国度去祝福,去祈祷……

《中华颂》

我相信,所有的观众与我一起去为我们的家园,为我们的祖国祝福。是啊!当每天的太阳用第一缕曙光照在金色的万里长城上时,肯定是对祖国深深地问候与祝福。

我们是“龙”的传人,我们有着同样的渴望。

祖国,我祝福您!



责任编辑:桀栗
免责声明:人民美术网(www.peopleart.tv)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转载的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微信公众号等公开渠道,不代表本站观点。转载的所有稿件的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如事关不当,请联系删除。

最新推荐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