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关山月林之源杨之光

人民美术网 >  > (李说当然1158期)要改名吗?先把中国人的“名”整明白

(李说当然1158期)要改名吗?先把中国人的“名”整明白

2017-04-06 00:07    文章来源:人民美术网    作者:李建军

20170406.jpg

 

每个人都有姓名,姓与名既是人的一种最基本的代表,同时又是人们互相区别、识别的标志。从古至今,人们对自己姓与名十分珍重,在中国文化中,我国的姓与名,经历了漫长的演变过程,才发展到了今天人们所惯用的“姓名”。但在我国古代,并不是一开始就使用姓名的,而是先有姓与氏,后有名、字、别号,古人的一生有很多名字,各有用途,意义也不尽相同。

 

名字承载着人的一生运势,也是一种礼仪和礼俗,这是全世界范围内独有的文化特性,明代末年来中国传教的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对中国人的一人多个名字及其称谓礼俗,感到十分新鲜,因而在他的《中国札记》第一卷第八章“关于服装和其他习惯以及奇风异俗”中作了十分详细的介绍:“中国人有几个名字的习惯是很有趣的,也是在欧洲所从未听说过的……男人和男孩的第一个名字,只能让父母和较老的亲戚叫,所有别的人都按兄弟排行用数目称呼他……如果不是父母,不管是同辈人或上级,用这第一个名字称呼一个人,或是提到某人父母或亲戚时用了这个名字,那就不仅被认为是失礼,而且是一种正面的侮辱了。一个男孩初次上学时,他的老师给他取一个新名字,叫做学名,是只有老师和同学使用的。到了弱冠之年或结婚时,则由一位著名官员荣授给他另一个尊称,这就叫作“字”,除了家中佣人以外,谁都可以用这个名字称呼他。最后,一个人到了中年,就又得到一个所谓的大名,这是由地位最高的官员授予他的。不论他在场或不在场,谁都可以提他的这个名字,虽然他们的父母和年长的亲戚在他有了字以后就只称他的字……。人们在以官方身份互访时,都要请教别人更体面的名字,免得称呼失礼。”

 

利玛窦所叙述的,虽然并不完全正确,但基本反映了当时人们取名以及在称呼时关系到的礼节。古人名字主要有乳名、名、字、号等几种,其中“号”又可分为多种。一个人在出生之后,由家长所取的名字,仅使用与其孩提时候,所以叫乳名,或叫小名。由于用于孩童,所以并不讲究礼节,乳名一般不求文雅,在中国的民间习俗中,有种非常奇怪习俗,为人父母者,喜欢给自己孩子取“贱名”来当作小名,比如以出生顺序来定名字,如,阿三、阿四、小二子、小六子,或以家畜来定名字,如大狗、二猫、狗蛋、狗剩,也有以外貌来叫的,如大眼、小头、扁头、小黑等。这些贱名的出处各不相同,似乎越鄙俗越好。

 

古代取贱名,大有人在,即便是历史上的伟大人物也不例外,不过这些贱名是寄存在奶名、小名之中。如孔圣人小名“丘”,儿子的小名“鲤”,王献之小名“官奴”,顾恺之小名“虎头”,陶渊明小名“溪狗”,王安石小名“獾郎”,帝王亦然,魏武帝曹操小名“阿瞒”,宋武帝刘裕小名“寄奴”,宋孝宗赵昚小名“小羊”,男人如此,女人亦然,如唐代寿昌公主小名“虫娘”,明代女诗人马月娇小名“元儿”。

 

古人如此,今天依然存在,比如毛泽东主席的小名叫“石山伢子”,周恩来小名“大鸾”,这些名字大都带有低俗或贬义,但是,这种风俗在中国已经流传了2000多年了,这不能不说是中国人名字中的奇葩。

 

在民俗中,人们相信“名字”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标签,是人的肉身组成部分,是命理的重要构成,所以对外来的侵入不得不防,它存在着被他人、仇敌或鬼神利用、伤害。人们相信幼小的年龄是极其稚嫩,灵魂容易受到鬼魂的纠缠和伤害,但是,鬼最怕的是就肮脏,名字俗贱,可以辟邪,能抵挡邪物的侵入,和低贱的物资、植物、猫狗一样,无病无灾的健康成长。

 

到了入学年龄,再由家长或老师另取个名字,叫学名。即使不上学,因为这时已长大了,也必须另外名字,所以这个名字也有称作为“大名”。古代人所说的“名”就是指人生的这一阶段所取的名字,并不是广义上的泛称的名字概念。有了学名大名,除了父母、至亲、其他人就不再称其小名了,这种称呼礼俗,在宋代以后比较讲究。

 

《红楼梦》第三十一回,薛宝钗等提起她们的表兄弟、表姐妹以叫小名开玩笑,贾母对她们说:“如今你们大了,别提小名儿了。”就是告诉她们要注意这方面的礼节了。称小名是对人的不尊敬,尤其是再称呼那种以动物名或粗俗字眼的贱名,往往使对方感到羞耻,或理解为是对他的侮辱。罗贯中在《三国演义》中,写到曹操,有时用他的小名阿瞒,就带有轻贱之意。

 

李建军写于2017年4月5日

 

微信.jpg

最新推荐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