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关山月林之源杨之光

人民美术网 > 综合 > 汉《三老碑》的递传和归宿(组图)

汉《三老碑》的递传和归宿(组图)

2020-05-25 11:13    文章来源:美术报     作者:周惠斌


汉 三老讳字忌日记 拓片 西泠印社藏

石刻家谱 出土余姚

汉《三老碑》,全称《三老讳字忌日记》,刻立于东汉建武二十八年(52),是现存最早的东汉石刻之一,也是江南仅见、浙江最古老的碑石,今保存在杭州孤山之巅西泠印社“汉三老石室”,为国家一级文物。

清咸丰二年(1852),《三老碑》在浙江余姚东北10里的客星山出土,碑额断缺,后人根据碑刻内容而予以命名。通高90.5厘米,宽45厘米,右侧以格栏样式自上而下分为4框,各4至6列不等,每列6至9字,镌刻人物谱系,首句“三老讳通,字小父”;左侧为大格栏,计3列,每列约30字,镌刻铭文和立碑缘由,凡217字。

《三老碑》主要记录东汉建武年间一位名叫“通”的地方官“三老”(掌管教化的一种荣誉尊衔,无行政权和俸禄)和妻子、儿子、儿媳、孙子等祖孙三代的名字(讳),及其逝世的日子(忌日),旨在让后代子孙尊祖敬宗,谨记祖辈品德功绩,同时免于言事触忌,不忘春秋祭祀,传承祖德。由第七个孙子“邯”所立,迄今已有1900多年的历史。

命运多舛 际遇起伏

《三老碑》从出土、辨识、递传到最终归宿,命运多舛,际遇起伏。

清咸丰二年(1852)夏五月,浙江余姚客星山下严陵坞村的一位村民,挖到一块平整的石料,运回家中拟留作日后垒砌甃墓(墓壁)之用,清洗后发现竟是块有字的石碑。当地诸生宋仁获悉后告知近村富绅、“金石癖”周世熊(字清泉)前往辨识。周根据其文字内容和字体笔法,判断它非同一般,与村民商议后运至自家庭院,“卜日设祭,移置山馆,建竹亭覆之”(俞樾《春在堂随笔》卷二),并墨拓了百余份分送各地学者和金石同好研究。

咸丰十一年(1861)10月,太平军攻城略地,兵至余姚,将周置放在竹亭的石碑、汉晋砖石悉数推倒,垒作灶台。太平军退后,“石受熏灼,左侧黔黑,而文字无恙”,周世熊认为“凡物隐显成毁,固有定数。此碑幸免劫灰,先贤遗迹,赖以不坠”,是天意所为,因而格外看重,精心收藏。

1919年,从事古董收藏和交易的丹徒(今镇江)人陈渭泉访得《三老碑》,以3000大洋从周氏后人手里购得后辗转运至上海,待价而沽。1921年,日本商人欲以重金收购,浙籍古董商人毛经畴将消息转告任上海知事的绍兴人沈宝昌,沈又告之海宁人、两任上海海关监督官姚煜。他们“不忍古物之沦亡”,为力阻该碑漂洋过海,流失异域,立即通报西泠印社丁辅之。

醵资共赎 筑室永存

丁辅之赶赴上海,与社长吴昌硕紧急商议,莫不以为与其“一人守之,不若与众人共守之”,于是广联同乡,布告同仁:“此吾乡邦文献所系,讵可弃诸禹域之外。”吁请协力“醵金(集资)赎之”,“大雅宏达,共成斯举”。

浙人闻风响应,名流慷慨解囊,吴昌硕、倪墨耕、何诗孙、陆廉夫、王一亭、商笙伯、高邕之、丁辅之、王福庵、吴石潜、叶为铭等印社同仁各捐献书画印谱10件、古画30件,举行义卖。不到一月,65人共集资11270元,浙江督军卢永祥、湖州首富张钧衡各捐2000元。其中,8000元向陈渭泉赎碑,3270元后用于筑室庋藏。

1922年7月,三老碑运至杭州后,“择西湖孤山之阳,西泠印社隙地”,建造“三老石室”,连同社藏北魏、元至明墓志石刻,及摹刻宋拓先秦石鼓10枚,一并永久保存。吴昌硕特撰《汉三老石室记》,志述其事,著诗以赞:“三老神碑去复还,长教灵气壮湖山。漫言片石无轻重,点点犹留汉土斑。”石室门墙上另题刻楹联:“竞传炎汉一片石,永共明湖万斯年。”

《三老碑》入藏西泠印社,为印学研究保存了实物依据,成为名副其实的“镇社之宝”,见证了印社先贤大师为保护祖国文物,凝聚社会力量护宝、藏宝、展宝的文化义举,彰显了浙籍有识之士的爱国情怀、民族风骨和崇高品德,更是西泠精神的生动写照。

由篆入隶 两浙第一

《三老碑》不同于庙堂巨制、官家刻石,书体介于篆隶之间,由篆入隶,波磔起伏,隐然若现,颇具篆隶嬗变之际的古隶风貌,只是字形体势尚无成熟隶体扁方规正的固态,可谓汉隶成熟的雏形。其结体宽舒不拘,章法错落有致,书风醇古朴茂,刻划雄浑遒劲,尽显率意自由、野逸拙趣、古朴天真的活泼和灵动,在东汉数百通碑刻中,不失为特色鲜明、个性突出的上乘之作。

责任编辑:果然
免责声明:人民美术网(www.peopleart.tv)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转载的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微信公众号等公开渠道,不代表本站观点。转载的所有稿件的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如事关不当,请联系删除。

最新推荐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