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关山月林之源杨之光

人民美术网 > 学术 > 传统延伸的风采——读胡嘉梁花鸟近作的思考(组图)

传统延伸的风采——读胡嘉梁花鸟近作的思考(组图)

2017-06-02 08:26    文章来源:新浪    

图:胡嘉梁《五世同堂》

图:胡嘉梁《五世同堂》

胡嘉梁是一位极具思辩能力的有成就有影响的花鸟画家。他的花鸟画以文质并胜、特色鲜明而引人瞩目。从五十年代末进入河北美术学院(即后来的天津美院)至今四十年间,他一直锲而不舍地进行花鸟画的研究与创作,信念坚定,情志不移,在不断调整自我认识和深化思考的过程中,坚定地锤炼笔墨,推进笔墨表现和强化修养并重的苦学之路,终于寻求到了适于自我发挥的艺术空间,在与文学和思辩哲学结合的契合点上形成了自己独树一帜的鲜明特色。

有媒体几年前曾以半版的篇幅作为漫画介绍胡嘉梁的花鸟画,这无疑是由于他的花鸟画的极其强烈的思想性引起的特异现象——他的花鸟画虽有个人风格特色,但还是常规的花鸟画,并非是以拟人化的漫画手法异化了的花鸟草虫。常规的折枝花鸟一向是被认为只须观赏中陶冶、净化心灵、情操,在精神教化上属于软渗透的方式。进入近现代以来,虽有不少先贤在这方面做了不懈的努力,也十分重视挖掘花鸟画的思想性,以参预现实,干预社会,但真正思想性很强的花鸟画还是凤毛麟角,难成系列,难成气候。漫画主要是靠强烈的思想性、深刻的社会性安身立命的画种。胡嘉梁的花鸟画靠强列、深刻的思想性震动漫画艺坛,引起漫画大师华君武的关注,迄今还是唯一的一例。在关注文化转型的今天,是不能不对这种现象进行梳理、研究的。

胡嘉梁,满身才子气度,是一个善诗文,重书法,有很深国学功底的画家。对现代文学和哲学也下过不小的功夫。他能信手拈来写一首平仄考究、格律严谨的旧体诗词和骈体韵文,也能写韵致清丽、充满现代意味,情调抒情的散文,并以能词能曲的才华首创过一个北方曲种,而成为全国曲艺家协会会员。旁涉别学,并不鲜见,但如此尉然有成还是很难得的。在美院学习期间,因其读书庞杂,谈吐涉猎广泛,就被同学誉为“杂家“,离开学校的几十年他一直注重多方面的填充、丰富自己——人的认识能力和思辩能力是以学识作为基础的,于是他也就真的成了一个长于思辩的“杂家” 了——应当说这是他能画出思想性强烈的花鸟画的思想基础和文化基础。

胡嘉梁画写意花鸟,从工笔、没骨和小写意入手,进而进入大写意的挥洒,笔墨修为深厚精湛。用笔中锋、侧锋兼用,既重法度又灵活多变,他的侧锋无单薄刻镂之弊,中锋无梗硬少华之嫌,扭转拽拉、推捻顿挫,粘涩凝重,柔韧遒劲,苍中见润,即所谓得“干裂秋风,润含春雨“ 之妙。画家追求的所谓华滋即驻存在苍、润的矛盾之中。胡嘉梁笔墨明净透亮,苍润得体。他尊乃师李鹤筹先生的教诲,先求其润,再求其苍,在漫长的磨炼中终登堂奥。笔墨之道,求苍难润,求润难苍,非兼得者难得其妙。华滋气象是一种苍润得体的韵致,虽呈墨象感觉,实出用笔修为,且积墨易得,单线难求,它需要笔重入纸,墨不匀调,于苍穆渴涩之中略现浸渍氤氲之气,近人唯黄质得其妙道而蔚为大观。花鸟不同于山水,积墨法不便施展,而且多为下笔直取,干湿浓淡,一蹴而就,胡嘉梁能笔现华滋,可见其功力。

胡嘉梁在美院学习期间不只对山水、人物、花鸟的实践理论有一定的基础,而且对西洋画的素描、油画、水彩、水粉以及图案、装饰设计也都有一定的实践和理论基础。这是他尔后一直注意把自己放在关注东、西的广泛历史和现实的交叉点上思考花鸟画创作道路的学识基础;特别是进入新时期以来,他更竭尽全力利用现代信息优势和理论研究、前卫实验成果来思考自己花鸟画的课题研究和创作取向,在不断深化、不断调整的思考和认识中,以情同面壁的创作精神和积极参与的心态,切入了这千载难逢的文化转型期的滚动思潮和满载风雨的创作之舟,来体味思考那关联着艺术命运的苦恼与欣慰背后的深层价值。

责任编辑:果然

最新推荐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