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关山月林之源杨之光

人民美术网 > 学术 > 苍雄高古 西北风骨:画家徐立作品赏析(组图)

苍雄高古 西北风骨:画家徐立作品赏析(组图)

2018-12-05 12:03    文章来源:人民美术网    

【艺术简介】

徐立,字建禄,男,1958年12月生,祖籍陕西省西安市蓝田县白鹿原。曾考入解放军艺术学院国画班,后转河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深造。2006年就读于中国国家画院高研班邢少臣工作室,2007年就读于中国美术家协会创作中心花鸟高研班。对艺术执着的追求四十年矢志不移,并博采众家之长,以其扎实的功底,娴熟的技艺,形成自己特有的风格,雅俗共赏。

作品曾先后被文化部及中国文联和有关部门送往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日本、新加坡及东南亚等各国家和港台地区及国内各地巡回展出并部分被收藏,多次获奖;在报刊杂志上先后发表作品百余幅;美术作品及个人设计制作的工艺纪念品被世界各地重要的场馆收藏,国内各大报刊媒体多次作个人专访报道。近年来,其它作品先后载入各类《名人典籍》。曾先后被聘为中国书画院画师,中侨联文化交流中心书画部主任、北京现代秘书科学研究中心书画院副院长、河北省书画艺术研究会副会长、河北省现代美术家研究会副会长、河北大学影视传媒学院客座教授等。多次举办个人画展及国内外联展巡展。河北省电视台《人物》栏目摄制了徐立个人专题片《巍巍风中立》在河北一套多次播出;石家庄电视台就徐立举办“个人画展”及取得的艺术成就多次制作专题报道;并出版《徐立花鸟画选》、《徐立·国画选》、《徐立花鸟精品集》、《徐立中国山水花鸟画集》四册等。

《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残荷听雨声》250cm×620cm

《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残荷听雨声》250cm×620cm

率性写意为造境

——徐立的写意花鸟画

写意花鸟画,是以直接抒写自然生命为特点的,它以淋漓酣畅的笔墨、色彩及特定的表现方式,体现自然的郁勃生机和元气,并据此形成独特的形式、章法,以传达人与自然融和为一的审美境界。

《高瞻远瞩、万古长青》220cm×520cm

《高瞻远瞩、万古长青》220cm×520cm

花鸟画家徐立的作品,体现的正是以写意为特点的性情表现和理想境界。徐立的作品,不拘细节、删繁就简、气脉连贯、氤氲含蓄在写意之中,注重笔、墨的质量和技法的发挥,使画面中的干、湿、浓、淡等,相得益彰,特别是画家善于在造化之中提炼与归纳花鸟意象,使笔下的花鸟完成了从物象到意象的转折,使之成为艺术感觉的瞬间凝定,又凭借笔墨结构与语言,将其表现得栩栩如生,形神兼备、气韵生动。

《接天连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250cm×620cm

《接天连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250cm×620cm

花鸟画的要义在于,以骨立笔,以气运笔,而且在其中应笔笔见笔,笔中有墨,墨中有笔,如此,作品才能神完气足,精气神俱佳,气韵盎然,浑然完整。

徐立是有此追求并形成理念的,他运笔极注重节奏、韵律的变化,往往以几条长线的穿插与交织去贯穿画面,造成首尾呼应,且使平面化的画面空间受到分割,而成为一种多空间的并列展示,其中的黑、白、灰布局则在一种有序之中见出一种自然的蓬勃生命力,一切都在无序之中归为有序,也都在有序之中展示为无序,从而使得笔墨之中的花鸟意象漾溢着感性生动的形式意味,又焕发着笔、墨交融的丰富变化产生的魅力,画面中进而弥漫着一股清新气息和赏心悦目的美感。

《写遍荷塘不见花、风卷残荷乱如麻》l80cm×240cm

《写遍荷塘不见花、风卷残荷乱如麻》l80cm×240cm

酒脱,是徐立写意作品的重要品格。徐立作画,如同写字,在书画同源,以书入画的理念下去实践笔墨,细看其笔线,可见以笔立骨所产生的稳定结构,使其笔墨不论如何随意即兴,都在秩序之内,而毫不紊乱;他用墨率性而不浮泛,墨色沉稳而富有层次,且力求简洁而单纯,画面明快、澄澈、清新,同时还透出含蓄、婉转与曲折,以一种规避一目了然的手法,使作品意蕴在蕴藉之中,耐人寻味,耐人咀嚼,而且回味绵长、隽永。

QQ20181207-0.png

我们注意到,徐立的用笔偏于苍老一路,几支兰草在他的笔下,被表现的饶有兴味,用笔在中锋转侧锋的变化中,一条线则在提按转折中产生一波三折的节奏,韵律之美,令人产生无限遐想;而《雀竹芭蕉图》则以“删繁就简二三枝”的洗炼手法,在浓淡之间进行变化,使简洁的意象顿生鲜活之意,给人以赏心悦目的美感;象《清露》、《留得残荷听雨声》、《百叶莲花十里香》等,都是笔精墨妙的佳作。

《红莲沉香》120cm×280cm

画家用笔老到,几根荷茎的长线汲取“北碑”的苍茫,厚重之美感因素入画,为画面凭添了沧桑之气,而与浓墨、焦墨枝干对应的则是浓淡墨色写就的荷叶,在符号式的写意中,荷花在整体上被意象化了,且被画家在主观的处理中,被情感化和意绪化了,因而,荷之花、叶、茎等都被极尽诗化——适度的删减,夸张变形,疏密浓淡的处理,使之浑然苍茫,透出一派苍润气息和情境

《春风送雅香》70cm×280cm

作为画家,徐立以花鸟为主题,表现着自己对自然的认知和理解,同时也在艺术中表现着自己的内心世界;此外,徐立还以一颗平常心和质朴、诚恳的态度,去面对现实生活和艺术,所以,他的花鸟作品折射的是他的生命精神、审美理想和人格魅力;因此,对徐立而言,其人品、画品都在作品中,获得了统一。也就是说,作品是一座桥梁,通向画家的生命境界和精神彼岸,徐立的花鸟画艺术正是这样。

《铁骨傲霜雪》75cm×280cm

徐立是勤奋和努力的,数年来,兢兢业业地笔耕不辍,苦心人,天不负,他的艺术日渐精进,有目共睹。好的艺术,永远是心灵的艺术,徐立正为此而不懈努力着,我们对他寄予厚望。

作者:徐恩存艺术史学者、美术批评家、画家;1987年毕业于中国艺术研究院。先后任职于《中国美术报》、《东方艺术》、《美术观察》。从事美术理论研究、美术批评与山水画创作,出版专著多部,发表批评文章多篇,现任《中国美术》主编。

《清风凌云》.png

《清风凌云》70cm×180cm

气韵生动、品位高雅

——介绍中青年花鸟画家徐立

李维世

中国绘画一般分为山水、花鸟、人物三种。在花鸟画中,画家们最常画的题材是竹、兰、菊、梅、荷,这五种题材(简称“五君子”),最符合中国文人传统的文化观念和美学追求,也赢得了广大观众的喜爱。在画竹、兰、菊、梅、荷方面,可谓源远流长,历史悠久。从宋元的赵孟頫、吴镇、王冕,到明清的文徵明、陈洪绶、虚谷、徐渭、郑板桥、八大山人,再到近代的吴昌硕、齐白石、李苦禅、潘天寿、王雪涛、郭味渠,都是这方面的名师巨匠。当今画家,要想在这个领域超越大师,画出品位、画出层次、画出风格、画出个性,谈何容易!

《芙蓉开尽暑风凉》70cm×180cm

观中青年画家徐立的大量花鸟画,我敢断言,他继承了中国花鸟画的优秀传统,并有所创新和突破,画出了层次,画出了意蕴,画出了哲理,画出了个性,他的作品已入选各种重要画展,并多次获奖,还有百余幅作品被文化部和中国文联选送到美国、东南亚及国内等地展出。作品在各种报刊发表后,已有多篇文章专题介绍他和他的画。中国美协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刘大为同志还特地为《徐立花鸟画选》提名。

《清风凌云雀声声》75cm×280cm

我这篇拙文只想解读一下他画作的特点和内涵,供读者参考。

众所周知:“诗以言志,画为心声”。画“五君子”表面上是画花鸟画,实质上是画人,画人的性格、人的气质、人的修养、人的爱好和追求。换句话讲,画家们要借客观物象表达主观情感,赞颂人类高贵的品格,热爱和追求美好的事物,表达一种精神力量,提倡真善美,反对假丑恶,弘扬民族先进文化,倡导社会新风尚。

《清香远布》98cm×180cm

徐立所画的“五君子”,没有旧文人画的萧疏、孤寂、冷清、单薄之气,无论单枝竹、群竹,也无论月竹或风雪之竹,均气韵生动,气宇不凡,势可扛鼎,有迎战困难,笑傲霜雪的英雄气概。在《芦荡雀鸣》一画中,风势很猛,但那芦枝深深扎根大地,毫不畏惧,有着顽强的生命力,与恶劣的环境气候相抗争,几只小麻雀明知风势很猛,却逆风而翔,多么生动多么有情趣,多么有象征意义,我们中国人民需要的不正是这种迎风而上,知难而进的精神力量吗?

《国色天香映华堂》120cm×280cm

再看《清气满乾坤》一画,那矫健挺拔的竹枝,多么刚健高洁,他潇洒舒展,优美自然,真像生机勃勃的体操运动员,充满了朝气、充满了希望在竹枝的下面,有两棵蓬勃欲展的竹笋,预示着后继有人,前景无限……。徐立的这些画远看有气势,整体效果好;近看有笔墨,笔精墨润。细细品味,有内涵、有意蕴、有哲理、有情趣,虽师法传统和自然,但又高于传统和自然。

《映日荷花别样红》100cm×600cm

在“五君子”中,徐立最擅画竹,所绘竹叶最具特色,与郑板桥之竹不同,多用逆锋倒入,用笔果断简洁,泼辣中见厚重,明快中见深沉,豪放中见法度。无半点浮华气、脂粉气,繁而不乱,密而不死,简而不薄,有传统但不守旧,有创新但不粗糙,雅俗共赏,无怪乎受到各界人士的好评和赏识,许多公司、商店、机关把他的大作悬挂于厅堂,备感亲切,催人向上。

“气韵生动”是谢赫“六法”之首,也是“六法”的核心和关键。“气韵生动”也是评品作品高低的重要标准。要想“气韵生动”一在立意、二在虚灵、三在自然。观徐立的花鸟画、意趣高雅,有意蕴、有哲理、重写意,有人情味,重神似,重整体气势。在虚灵方面,有对比、有轻重、有浓淡、有干湿、有急徐、有疏密,似疏非疏,似密非密,疏密结合,以虚衬实,以实托虚,疏能跑马,密不透风。在用笔之后,果敢而松动,实处刚健坚挺,虚处空灵含蓄,在有限的笔墨中表现无限的意境,如山中清泉、水中游鱼、空中飞鸟,真实自然,优美可爱。

在中国当代花鸟画家中,徐立最赏识和敬佩的三位花鸟画家,一是南方的潘天寿,二是北方的齐白石和郭味渠。潘天寿之画,雄健强悍、苍劲挺拔,有豪气、有霸气,似钢铁、似高山、似巨石,如顶天立地的英雄豪杰。齐白石之画淳厚朴实,明快大气,善于将大刀阔斧与精雕细刻完美结合,有生活、有情趣,似泥土、似空气、似春雨。郭味渠之画清新明快,精巧雅致,如风和日丽,如亭亭少女。徐立之画,深受这三位大师的影响,刚中有柔,柔中有刚,刚柔相济,韵味无穷。

古人讲:“人品不高,用墨无法”,又说:“人品不高,画品岂能高也?”徐立的画品是他人品的反映和产物。徐立1958年出生于陕西蓝田县,八百里秦川和贫瘠的黄土高原铸就了他憨厚淳朴、强悍耿直、讲义气、讲信用、吃苦耐劳的个性特点和人格魅力,在部队服役多年,经受过严酷的军事锻炼,半生坎坷不平,1984年考入解放军艺术学院,因部队工作急需,而未去“军艺”学习。不论工作多么繁重,生活多么坎坷,他始终痴迷于国画。

最后,终于感动部队首长,同意他去河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深造学习,河北著名画家吴守明、郝华、钟长生、江枫、房世均、魏力群等名师,都曾辅导过他,他尊师重教、不耻下问、锲而不舍、甘当小学生,扎扎实实、循序渐进。转业到地方后,当过多年经理,搞过装饰、广告,四十多年来,对花鸟画矢志不移,追求不止,终于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取得了显著的成绩。

徐立不仅擅长画竹、兰、梅、菊、荷,还能画其他花鸟小品和山水画,这些画构图明快,色彩雅淡、功力扎实、技艺娴熟,达到了一定的境界。我衷心希望他广开画路,一专多能,在更多的领域锐意进取,以取得更大的成就。

作者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北省美术家协会理事、河北省美协学会委员会副主任、河北省美术理论研究会会长、河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河北省水彩水粉画研究会顾问。

山水作品

《九天曲》220cm×540cm

《秦岭处处尽朝晖》140cm×280cm

《满目青山夕照明》140cm×280cm

《泉落青山出白云》98cm×180cm

《黄山云烟》140cm×280cm

《江南云开尽朝晖》140cm×280cm


责任编辑:桀栗

最新推荐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