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杨之光林之源关山月

人民美术网 > 学术 > 怪手图说——倪蓉棣剪纸作品解读(图)

怪手图说——倪蓉棣剪纸作品解读(图)

2022-07-05 09:06    文章来源:倪蓉棣 怪手不怪    

倪蓉棣自嗨

倪蓉棣,笔名怪手、怪手不怪,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浙江省书法家协会会员,爱好体育、美术、书法、文学等,涉趣广泛。其创作的现代剪纸(亦称刻纸)作品,形式夸张、怪诞、变异,内容江湖万里,十面埋伏,意味深长,它以“剪纸的形态、版画的效果、漫画的幽默、小说的意味”呈现个性,在剪纸艺术上别开生面,独树一帜。

怪手图说(三十一)

我写过一首诗,说的是某座城市,东城挖沟,南城挖沟,西城挖沟,北城却没有挖沟,于是大家一片质疑,北城为什么不挖沟,北城凭什么免除挖沟,结果,北城不久沦陷,也开始挖沟,并被挖得一塌糊涂。这是一个城市乱挖沟的极端例子。我不想让刻刀介入锋利的评论,只想让它展现这么一幅图景:一拨人去参加挖沟听证会,途中遇到的尽是沟渎,他们迷了路,吵成一团,而受气的却是驴子。

驴子有错吗?

图片

笨驴——倪蓉棣刻纸

怪手图说(三十二)

2022年,中国发生的最大事件是上海封城,从3月28日开始,到6月1日结束,历时65天。这65天,七百多年的建城史,两千五百多万人口,忽然“停摆”,然后艰难地从“隔离”走向“清零”,并走向全城复苏。如何评说这起事件,所有的词汇都显得苍白无力。在我的刻刀下,黄浦江畔的世界闹钟,停下了脚步,那十二个昼夜运行的数字,退出了圈子,被分别隔离于九曲回肠的街道和楼区,于是,闹钟变成了一个零。而且,在我的刻刀下,上海笼罩在一片乌云之中,沉重如铁,但它的底色依然鲜红,在响亮地绽露并重放光明。我如此调遣刻刀,不关评论,仅作纪录而已。上海是中国的上海,也是世界的上海。我希望,上海的这段封城历史,后人研究它,在浩瀚的史料中,也有我的刻刀语言——直接,简单,不失锋利和疼痛。

图片

上海封城——倪蓉棣

怪手图说(三十三)

乌鸦与巫婆的话题,很复杂,少年听来是神话,中年听来是政治,老年听来是宗教。站在乌鸦的翅膀上飞翔,想到的总是巫婆,总是黑暗和深渊。对此,少年觉得好玩,中年觉得可怕,老年觉得罪过。其实,人活在世上,看待同一件物,同一起事,同一个人,同一处景,年龄不同,感受也往往不同。因此,在與论场,对不同的声音,尤其对来自各个年龄段的不同声音,应该多一份包容,多一份理解。包容与理解,就是后退一步,后退一步,才会海阔天空。

图片

乌鸦与巫婆——倪蓉棣刻纸

怪手图说(三十四)

老鼠是公害,理当掘地三尺,穷追猛打。可有的人无心灭鼠,却热衷于钓鼠、养鼠,以调戏、游戏老鼠为乐,这就消减了人类消灭老鼠的威严性和道德力量。在我看来,这种人心理阴暗,本身带有鼠性,他们不宜进入专门的灭鼠者队伍,已在的该清理出场。

图片

钓鼠——倪蓉棣刻纸

怪手图说(三十五)

人离开了,家还在,那叫老家。人离开了,家也没了,那叫故乡。人偶尔回去,在故乡的某处角落,少时的记忆蓬勃生长,那叫乡愁。我的故乡在芙蓉,我每次回去,或经过高高的方江屿围垦大坝,或置身于海坦上成长的街道和工业区,或踯躅于白鹭翻飞的老码头,那个曾经消失了四十余年的芙蓉港,便会在脑海中复活,乡愁便油然而生。有人说,人是由猿猴进化而来的,乡愁像山一般沉重;也有人说,人是由鱼进化而来的,乡愁像水一般深远。我相信后者,我的前世就是一条鱼。今天,站在故乡芙蓉的土地上,我这条鱼全身伤痕累累,乡愁就像黄金溪一般绵长,就像乐清湾一般壮阔。

图片

受伤的鱼——倪蓉棣刻纸

怪手图说(三十六)

重态度,轻方法,甚止用态度取代方法,这很不可取。我们见多了这样的事情,在搞某项运动或工程,一些人总习惯于表态度,喊口号,而极少去研究工作方法,其结果,工作往往浮于形式,瞎折腾,甚至,在个别特殊的语境下,他们喉咙和血管里生长的力量越强,其工作付出的成本就越高,效益就越差。诚如图中的张君与李君,他们锯树的积极性越高,力量越强,其倒下的树就会越多,而他们所在的地方,最终被消灭的将不是乌鸦,而是树林。

图片

消灭乌鸦——倪蓉棣刻纸

怪手图说(三十七)

乐清闹元宵,蒲岐的抬阁,南岳的高跷,北白象的首饰龙,芙蓉的板凳龙,都是主角。芙蓉板凳龙还闹过上海滩,疯狂了一城的眼睛。我去过蒲岐看抬阁,同行的朋友在城门被挤掉了一只鞋,摸起来三只,一看,全是别人的脸。在我的刻刀下,闹元宵为何变成了吼元宵,所有的理由,就是让东海的涛声,千年古邑的锣鼓声,永驻于欢乐和激昂。

图片

吼元宵——倪蓉棣刻纸

怪手图说(三十八)

在知识界,我们见多了这样的人:腹无真学问,偏无知便大胆,以学问家自居,到处大谈学问,而他们在台面上却混得很好,论名声,有名声,论地位,有地位。这种人颇像图中的蟪蛄(寒蝉),蟪蛄春生夏死或夏生秋死,不知道春天与秋天,但它们偏显摆,高调地去研究春秋,高谈春秋,居然还成为研究春秋的专家。我们该鞭挞这种人的虚伪作派呢,还是抨击造就这种人的文化生态呢?这个问题似乎也是一方残碑,值得探究。

图片

残碑——倪蓉棣刻纸

怪手图说(三十九)

可悲可叹的不是对牛弹琴,而是断弦垂钓。许多时候,将一生热爱、追求的东西放弃或毁掉的时候,知音才会出现。知音永远是那些懂得你心头快乐,更懂得你心头疼痛的人,恰如图中的鸟儿和鱼儿。

图片

断弦垂钓——倪蓉棣刻纸

怪手图说(四十)

世界上厉害的人很多。我也厉害过。三十多年前,我给《青春丛刊》寄去短篇小说《螃蟹桥》。我把螃蟹玩得满纸爬。我不看螃蟹,光凭着它们的叫声,便知道它们到底有多重。主编纠结了两年之久,最后签了字发表了这篇小说。须知,《青春丛刊》是全国获奖作家特约刊登之刊物,不处理自由来稿,主编为何为我这位无名作者破了例,那全是因为我螃蟹玩得好啊!有趣的是,后来我用这篇小说的稿费,辗转从上海买来了一辆永久牌自行车,可我只高兴了一天,翌日雷雨之夜,小偷便将它连同我们全家人的心疼,都给偷走了。我会玩螃蟹,借螃蟹征服主编,这很厉害,而小偷会玩雷雨,借雷雨偷走了我的自行车,他更厉害。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平生我见识过许多形形色色厉害的人。不过,在我看来,那种能在脸上玩出阴阳变化的人,才是世上最厉害的人。诚如图中的道长,他可以揣摸你的心思,在自己的脸上推演出相应的阴阳八卦——时而上阴下阳,时而下阴上阳,时而左阴右阳,时而右阴左阳,可谓变化莫测,气象万千。这种人世上真的有吗?他们都是那些长须飘飘的道长吗?我大声地回答你:有!但他们为什么一定是道长呢?其他“长”的就不会有吗?

图片

(变脸——倪蓉棣刻纸)


责任编辑:果然
首页上一页1下一页尾页
免责声明:人民美术网(www.peopleart.tv)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转载的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微信公众号等公开渠道,不代表本站观点。转载的所有稿件的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如事关不当,请联系删除。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