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关山月林之源杨之光

人民美术网 >  > (李说当然1160期)要改名吗?先把中国人的“号”整明白

(李说当然1160期)要改名吗?先把中国人的“号”整明白

2017-04-09 20:17    文章来源:人民美术网    作者:李建军

20170408a.jpg

 

号”大致为两大类,一类是自己取的号,叫自号。取自号的大多数是文人雅士,这些人常常自己取个别名,来表示自己的情趣、志向、崇尚、性格,如唐代的贺知章,性格豪放不羁,自号“四明狂客”、北宋文学家欧阳修自号“六一居士”,六一是指一万卷书、一千卷古金石文、一张琴、一盘棋、一壶酒、-一老翁,以此表达其旨趣。居士,有淡泊名利出世的意思,唐代李白号“青莲居士”,明文学家王慎中自号“遵岩居士”,清代学者“朱珪”自号“盘陀居士”。不仅文人爱自号,竟然连皇帝也有取自号的,如雍正帝自号“破尘居士”乾隆帝自号“长春居士、十全老人”等。人们尊重自号人的志趣,也往往以自号称呼他,宋代文学家苏轼,自号“东坡居士”,人们便称他为“苏东坡”或称“东坡先生”。

 

另一类的“号”是别人给起的,这类号比较复杂。有名望或有某方面突出才能的人,人们送他个美称,表示对他的尊崇和敬佩。如三国时的诸葛亮、庞统,被称为“卧龙”、“凤雏”,人们常把有计谋的人称作“小诸葛”、“智多星”。

 

由大臣给皇帝、皇后、皇太后等生前所上的赞美颂扬性的名称叫尊号,也称徽号。如唐玄宗在开元年间受尊号为开元圣文神武皇帝。宋太祖赵匡胤,被尊为“应天广运圣文神武明道至德仁孝皇帝”这种尊号、徽号,开始称时字较少,每遇到国家有重大庆典,便续加,如清代的慈禧太后,最后加至十六字,为“慈禧端佑康颐昭豫庄诚寿恭钦献崇熙皇太后”,康熙皇帝的祖母则加至二十字,称:“昭圣慈寿恭简安懿章庆敦惠温庄康和仁宣弘靖太皇太后。”平时人们称呼她们,还是用最初的两个字,如“慈禧”太后,就是这种简称。

 

人死后所给予的号叫“谥号”。谥号是对某人一生所做的评价性称号,本来有褒有贬,但后来很少有贬抑性谥号,多为褒扬。尤其是为皇帝所上的谥号,完全是清一色的歌功颂德词语。如明太祖朱元璋的谥号为“开天行道肇纪立极大圣至神仁文义武俊德成功高皇帝”,清康熙皇帝的谥号是“合天弘运文武睿哲恭俭宽裕孝敬诚信功德大成仁皇帝”,在这众多的美好词汇中,有一个字最能体现其一生的功德,朱元璋的是“高”字,康熙帝的是“仁”字。皇帝死后还有“庙号”。庙号是他在太庙中受后人祭祀的称号,称“X祖”或“X宗”,也是美称,康熙帝的庙号是“圣祖”,圣是功德盛大、永垂于后世之义。新皇帝继位后,官员,百姓再称呼死去的老皇帝,就要恭恭敬敬地称他的庙号、谥号,如清代雍正继位以后的朝廷文武百官,在写公文奏章、言谈及士子科举考试答卷、著述等等,再提到康熙帝,都要尊称为“圣祖仁皇帝”。

 

官员死后也可得到温号,但必须生前具备一定的官阶品级及为官的业绩或功劳。官品低但有突出事迹者,经皇帝特别恩赐,也可得到谥号。必须经过一套严格的程序。以清代为例,先由礼部奏请皇帝,批准后,通知内阁,由内阁遵照皇帝谕旨中对该官员的褒嘉评语,拟出几个谥号,呈请皇帝钦定一个。凡直接由皇帝给出的谥号,称为“特谥”,特谥的谥号,都是评价较高者,如清代“文正”两字的谥号,都要经过特谥,在大清一朝,仅有辅导过太子的汤斌、大学士刘统勋、曾国藩等八人得特谥。“文正”谥号得之不易,是经过皇帝钦定特别赐予,因而得名被视为是名垂青史光宗耀祖的莫大荣誉,后人提到有谥之人,也常常用他的谥号作为敬称。如宋代的范仲淹,死后谥号“文正”,明代的王守仁谥号“文正”,后人尊称他们为文正公、文成公。他们的著作也分别以《范文正公集》、《王文成公全书》命名。清代官员士提到有谥者,往往以谥代名,如清末所称的“李文忠”、“左文襄”、“张文襄”就分别指的是李鸿章、左宗棠、张之洞。

 

由官方朝廷所授的谥号为官谥。还有由门生、故友等所赠的谥号,称为私谥,如北宋张载的私谥为“明诚夫子”,私谥也是后人对受谥者的一种尊称。

 

以爵位、官职、做官之地、家乡地名做为某人的名字,也可以叫做“号”。如汉代班超封爵为定远侯,人称“班定远”,唐代诗人杜甫任过工部员外郎,人们也称他为“杜工部”,唐柳宗元在柳州任过刺史,所以也有称他为“柳柳州”的。以出生地、家乡地名授名号的,又叫称地望,如明初大臣刘刘伯温,浙青田人,人称“刘青田”。清代直隶南皮县的张之洞,称“张南皮”,力主变法维新的康有为,家在广东南海,所以被尊称为“康南海”、“南海先生”。

 

人们称呼具有褒美、尊崇意义的号,为了表达对某人的崇敬,因而这种号比他的字还要叫得响亮、用得广泛。如清初著名学者王夫之,不仅学问渊深,而且品德高尚,曾举兵抗击野蛮征服中原的清军。清统治大局已定,他便隐居石船山陋室,不与清廷来往,人们尊称他为船山先生,以至他的字“而农”反而不为世人所熟知。

 

李建军写于2017年4月7日


微信.jpg

最新推荐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