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关山月林之源杨之光

人民美术网 > 画廊 > 如假包换的一次解放(组图)

如假包换的一次解放(组图)

2017-10-12 10:39    文章来源:YT新媒体     作者:郑柯

1

克拉克爵士的《观看绘画》书中,关于华托的《吉尔桑的招牌》最后一部分。

然而,从《招牌》中可以看出,当华托的手指在伦敦浓雾中开始麻木时,他正在经历创造力危机。无论原因何在,这场危机表现为两个方面:需要新的主题,寻找新的构图基础。华托是营造幻觉的是人,龚古尔兄弟第一个这么说,自那之后,所有作家也都这样讲。他的主题是白日梦,他的人物泰半都穿着华美的衣服,他最写实的作品,画的都是演员。精湛的技艺,让他可以描绘真实可信的细节——手、头和丝绸质地,这些幻象变得可信,从龚古尔的时代开始,它们就让人可以逃离现实生活,享受无尽愉悦;从他展出的第一幅作品开始,他的图像就开始流行,而且持续了一个世纪。当你想到弗拉戈纳,即便是他最好的作品,也只不过是在耕耘华托的花园,他生于华托死后十年,而他的画里可以看到,十八世纪的品味对于魔幻野餐的神话是多么着迷。华托肯定觉得,自己已经成为自己创造出的时尚的囚徒,他对自己过去的作品非常不满;所以,这个让吉尔桑大出意外的请求,他的最后一幅画竟然不是花园欢宴主题(fête champêtre),而是一个商店招牌。

就风格而言,他也走到了死胡同。凯吕斯曾说华托在绘画构图上有缺陷,并因此遭到嘲笑,但从纯学术角度来说,他说的没错。华托从未掌握巴洛克艺术中人物层次安排的技巧。在他的大型画作中,几组人物都是成行排开,他们背后有背景幕,只有在小型画作中,所有人物会站在一个平面中, 形成完美的整体感。去华莱士画廊参观一次就能明白。《发舟西苔岛》是个杰出的例外,华托灵感迸发,他让离开的人物消失在岸边,又重新出现在舟船边上,这就避免了中景的问题。在风格主义绘画中,该方法配合主题得到完美使用,但不能再加以重复。

责任编辑:果然

最新推荐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