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关山月林之源杨之光

人民美术网 > 趣闻 > 鉴定界二三事:大师谢稚柳、徐邦达的怼(图)

鉴定界二三事:大师谢稚柳、徐邦达的怼(图)

2017-10-13 07:56    文章来源:杭州日报    

张大千《仿石溪山水图》张大千《仿石溪山水图》

书画鉴定和围绕着它的学术争论,曾经是一个当代收藏鉴定史上最重要的话题。在过去,各家收藏背后都有鉴定家作为掌眼人在活跃着。但因为彼时玩收藏的都是高官富商资本家,圏子很小。即使有自由交易买卖,如大城市天津、上海、长春和北京,大致不会有出圈离谱太多的事情发生。至1949年以后一段时间内,文物交易在民间被禁止,收藏鉴定都是国家博物馆和文物商店的事,当然也还是有一个固定的圈子。但到了改革开放新时期尤其是90年代初文物市场开放解禁,大量民间人士湧入,收藏鉴定遂成为庶民百姓关心之事;而随着书画交易的从专业圈进入社会,各种各样的真伪争议,也构成了一道不可或缺的亮丽风景线。

越是走向大众化庶民化,就越会激发出对权威的膜拜和渴望。在其背后,是需求市场迅速扩大和权威专家作为稀缺资源的珍贵。像徐邦达先生作为著录学派代表、谢稚柳先生作为风格技法学派的代表,启功先生作为文史考证学派的代表,在当时可以说是鼎足而三,叱咤风云,标志着一个鉴定时代的皇皇业绩。

但即使是这三位领袖级的人物,因为都是龙头老大,有时闹起纠纷来,也还是令人难以措置其间。尤其是谢稚柳先生与徐邦达先生两位大师,几乎是“怼”了几十年的“冤家”伙伴。

《雪竹图》

鉴定家个人观点之间的学术之争

《雪竹图》是近代上海著名藏家钱镜塘最重要的藏品。后捐赠上海博物馆。上海博物馆的头牌专家谢稚柳先生认为:这应该是五代南唐画坛中号为“黄筌富贵徐熙野逸”的大画家徐熙的力作,并于1973年发表了《徐熙落墨兼论〈雪竹图〉》。对它进行全面论述,并从技法角度认为:世传徐熙“落墨花”因为没有史料尤其是实物为证据,一直不明其详。但正因为《雪竹图》的出现,足以印证徐熙“落墨”的技法特征,解开了一个久探不决的风格技法谜团。虽然《雪竹图》并无明确落款,但如此水准的精彩与独特,非徐熙“落墨”之法不足以当之。两宋至元明以后,绝对无此眼界亦无此炉火纯青的技法表达。

十年以后,故宫博物院的徐邦达先生在《艺与美》1983年第2期发表文章《徐熙“落墨花”画法试探》。认为《雪竹图》应该是南宋以后物,甚至还可以断到元明,明确不同意谢先生鉴定结论。发表之初,并未引起多少波澜。但四年之后,谢稚柳先生赴香港,看到了这本杂志,遂又于1986年撰文《再论 徐熙落墨花——答徐邦达先生〈徐熙“落墨花”画法试探〉》,对徐邦达先生进行了反驳。并就具体的文献解读如“落墨”名词的理解,乃至当时画面多用绢本所能达到的尺寸幅面来推定时代标志等等。从技法风格分析角度论,谢稚柳因为是画家,明显具有实践上的敏感,且他对唐宋画风鉴定更擅长;而徐邦达多专攻明清,论《雪竹图》为南宋后物似乎也与我们通常的印象脱节。但问题是《雪竹图》本身无款,硬指实它是徐熙,也缺少过硬证据。故而只能作为一个悬案留置后世。双方的论辩明显带有学术立场和学究气味,博物馆对博物馆,上博对故宫,两大博物馆的头牌,旗鼓相当。

这是谢稚柳与徐邦达的第一次对垒。此后两人还论战过多次。

《仿石溪山水图》

市场引起的商业利益之争

1995年,书画文物交易市场刚刚解禁放开,人们还在小心翼翼地试水;浙江国际商品拍卖中心举办秋季拍卖会,绍兴一家纺织品公司以110万元拍下了张大千《仿石溪山水图》。这在当时是一笔巨款,当然引起了广泛关注。坊间议论纷纷,也有指它不真的意见。买家开始并不放心,遂通过关系,找到与张大千有几十年交往的谢稚柳先生鉴定。谢老明确鉴定意见并有亲笔鉴定书“为真迹无疑”。但买家还是不放心,又辗转托人请北京故宫的权威徐邦达先生鉴定。徐先生却表示,这件画是摹本,张大千题识是从别处移接过来,故而不真。为此也出具了鉴定书。

买家心里更犹豫了,提出退货。拍卖公司当然不愿意。于是买家先后向杭州市、浙江省、最高人民法院连续提起上诉。法院方一看,两家都是鉴定泰斗,一言既出,谁也不会认输。案子一拖再拖,持续几年,迄无定论。1998年,坚持真迹说的谢稚柳先生去世;法院又组织委托北京国家文物局11位专家组成鉴定组,最终确认张大千《仿石溪山水图》是伪作。遂以此为定论,判浙江国际商品拍卖中心败诉,裁定须赔偿金额为127.5万元。这被鉴定收藏界认定为文物拍卖的第一场官司,所谓“华夏第一拍卖案”,具有指标意义。

但浙江方面和上海方面一直以来并不服气。记得2014年12月,浙江大学中国书画文物鉴定研究中心,和《杭州日报·艺术典藏》共同策划主持的第一届“收藏·鉴定·市场·拍卖”学术研讨会在杭州滨江召开。在研讨会的圆桌会议阶段,我又重提此事。在场的故宫专家们和一般了解此事件的业内人士认为,法庭既已有判决,自然无须再议。但独独上海博物馆的专家举手要求发言:认为这个案例不典型,判决不公。理由是,第一,从组成专家组的时间来说,明显对谢稚柳先生不公。因为他已谢世,无法据理力争、甚至发言抗辩的机会也没有了。第二,专家组是由北京的专家11人组成,而没有上海或南方的专家,有偏听偏信之嫌。第三,组织方是国家文物局,与故宫博物院同一系统,公私交集太多,不符合法律上明文规定的利益相关方的“回避”原则。且11人中徐邦达先生的故宫职场同事与门生子弟不少,所以这是一个失败的判例,在今天学术讨论时不足为证。我听了觉得似乎有道理,如果程序公正有瑕疵,至少在理论上无法反驳这种质疑的。

古书画鉴定是一个神奇的所在

谢稚柳先生与徐邦达先生皆是西泠印社中人,又都是名流大家一代风采,著作等身,但一遇到意见分歧,各执一词,有时很难协调圆融,这是民国以来知识分子的性格,是优点也是缺点。曾听人说,在1983年国家文物局成立全国古代书画鉴定小组,在全国各大博物馆巡回鉴定历时8年,其间谢、徐二老时起意见纷争。谢老是鉴定组组长,又是名画家,说话口气自然不同,一言九鼎,不耐烦争辩;徐老则身处故宫,眼界极宽,胸中案例极多,且于历代书画著录烂熟于心,经常会提出一些理由证据让人猝不及防,无法回驳,令对手憋得难受。谢老是艺术家脾气大,有时言辞稍不如意会发飙,又以辈分较高,别人难捋虎须;徐老则不以言辞锋利称,一遇冲突,生闷气,有几次气急了,声明再不参加鉴定小组巡回鉴定活动,结果是启功出面协调,婉言相劝。我有一次问启老,当年谢老和徐先生意见不合,其他杨仁恺、刘九庵、傅熹年、谢辰生几位大都沉默;您也是组长,总是当“和事佬”,可有此事?启老笑而不答,稍迟又叹了一口气,说“都是过来人,老顽童了,脾气还是不改”。

古书画鉴定是一个神奇的所在。没有落款,再有充分理由证明,都无法坐实《雪竹图》是五代徐熙的真迹。这即是证伪不证真的道理。又只要两个著名鉴定家意见不一,谁也无法打败对方,各持一见,互不相让,也只能存疑而无法定论。张大千《仿石溪山水图》究竟是真是伪?即使法院判伪,但在鉴定界仍然不是定论。时过境迁,今天我们回忆此一公案,其实对画真画伪反而不太在意;但对谢、徐、启三位大师的言谈举止音容笑貌反而切切在心,这样三位顶级人物,真要“扛”起来,竟然也是如此可爱、像小孩子怄气吵架一样?


责任编辑:苒若

最新推荐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