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关山月林之源杨之光

人民美术网 > 国画 > 从“山野村夫”到“宫廷画家”

从“山野村夫”到“宫廷画家”

2008-10-28 16:42    文章来源:人民美术    

 

 

 

挥挥衣袖,从繁华的大都市遁身隐入到无人知晓的山林间,一遁十载;抖抖尘埃,从披斗戴笠的山野村夫到中央文史研究馆书画研究员,一鸣惊人。我国著名山水画家林之源用执著和聪慧演绎着精彩的人生。

 

其人

神奇的造世主,其实是你自己。

——《圣经》

 

   林之源,浙江永嘉人,出生在儒医世家。俗话说:三岁看老。林之源自幼天资聪颖,六岁临池,八岁学画,喜欢思考,喜欢读书。每每站在一座小山上俯瞰脚底,便会思考生活在下面的人正在做些什么。上小学的时候他经常跑去收破烂的地方看书。有一次偶然中发现了一本冯承素摹本《兰亭序》与一本《芥子园画谱》,高兴得两天睡不着。林之源从小对绘画的喜爱和悟性,决定了他一生在此道路上执著地追求。

林之源弱冠时对山水风云、花鸟虫鱼、生活小景、人物形象无一不精心描绘,先后到江浙名流诸乐山、陆俨少、沙孟海、方介堪、方去疾、柯逢春等处求学;而立之年,游学东瀛,赴加拿大、巴西、新加坡、香港、台北等地展出新作;年近不惑,游经桂林资江畔的百卉谷时,为其山色所动,顿萌隐意,即于山中觅得一方胜地,破土造园建楼,广约十亩余,额“冷香书屋”,每日隐居其间读书、作画、交友,赏山玩水;年近知天命,走出深山,先后在北京荣宝斋、西安、北大、乐清等地开画展,引起业界轰动。每一步他都踏实走来,无一不是自己把握着自己的命运,用智慧的大脑决定着不平凡的人生。

初见林之源,你会发现他的外表与众不同:剪一小平头,留一咎长胡子,穿一身唐装,着一双平底布鞋,一双睿智的眼睛对新奇的事物永远有好奇感,言语之中诗书画印无所不通,国学、儒、禅、道也常涉及,与其相处,你会怀疑自己是否已穿过时间隧道在和古人对话,一股仙风道骨翩然而至。“腹有诗书气自华”,饱读诗书之人,由内而外的气质和修养,就会“胜于内而发于外”,非常自然的流露出来,就象小溪清澈的水流,缓缓的从内心深处向外流淌。林之源举手投足之间透出超然绝尘、清朗洒脱的气质,正是他几十年饱学诗书的自然流露。

林之源自谓“山野村夫”,给人一个农民的形象。细细一想,他和农民有点像,在山野中隐遁十载,身上有着中国传统农民的质朴、勤劳、诚信、率真、坚韧,更有着山一样的稳健。山是博大的,是厚重的,是包容的,他正是希望自己能有山一样的胸怀。山上的植被春去冬来,绿褪黄染,但不变的是山的本身,它是执着的,坚毅的,坚守着自己的位置。我们都生活在这个人心浮躁的时代,不免会有时代的烙印,但林之源从始至终有着自己坚定的目标,不管外界如何变化,不变的是他的坚守。他用自己的勤奋、诚信和执着一步步地实现着自己的梦想,用一种前无古人的方式在诠释着中国山水精神。

 

其画

 

 

    “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儒家的仁德,佛家的因果,道家的自然,如能集此三家精神于山水画中,那将会使中国山水画走向世界,更有意义发杨中华文化传统内涵之真谛。”

——林之源

 

    “外师造化,中得心源”,林之源在长期与山水交融过程中,形成了独特的山水画风格。他认为山高水远,山静水动,蕴涵着天体宇宙无限奥妙。在艺术创作方面,林之源先生孜孜追求的是先读书,后习文,学做人,再创作。“读万卷书,行人生路”,“先把生活当成艺术,后把艺术当成生活。”是他学艺的宗旨。他在书画创作中,是以作品的艺术生命力来评述作品的艺术价值的。所谓艺术生命力,是指作品不但要解决笔墨纸色等技法上的问题,还要从形态上有自我审美的定位,最关键的是作品要有书卷气,要有强烈的时代感和植根在中华民族文化上的艺术语言,而不是当今社会的创作方式。他认为,只有像宋明时代一样的古典式的书院教育,有着优美宁静的山水,充足的供给,从容和闲暇的环境,才能静读书,读通书,悟人生,得其笔,识其意,理其神,写丹青,表其情,留其名。任何一幅书画作品,都应包含了创作者本人具有的文化素质、艺术素质、历史素质、思想素质和对书画技法的运用。它既展示了创作者本人对上述功能的结合所反映出的个性,又能引导观看者从中得到感悟,引起共鸣,诱发观看者本人思维的二次活动。一幅书画作品仅仅以外表美来评判是不够的,它必须达到书画技法的神来之笔,表现形式的创新和深刻的主题思想。

林之源的画尽态极妍,生面别开,大写意,气旺神畅,笔墨华滋,整个一“风卷星河下碧溪”的诗化诠释。林之源的画用色仍很保守,基本采用中国画的传统颜料:朱砂、花青、石绿、藤黄,然而在沿用黄宾虹、吴昌硕用色的基础上,大自然的基本色是他追随的色调。他将西画的一些表现理念揉进国画的创作中,显现出其他画家笔下全然没有的缤纷天地。在构图上,他的画以“满”取胜,几乎不留白,但能让整个天风白云涨满眼睛,密集而能透风,营造出一种“乱峦迷人眼”的古典意象,给人以一种强烈的原始自然美的视觉冲击力。在题材上,他既致力于写意小品,又钟情于工笔花鸟人物,尤潜心于水墨山水画的突破。

有人说他的画笔墨是传统的,构成是近代的,创作语言是现代的。前期画画受书法线条影响,严谨写实。山村的几年读书悟道,儒家的仁,佛家的因果,道家的宽宏,再通过对山水的自然之趣的内涵理解,自然的语言多了,他的作品中原来稚嫩的东西没有了,留下来的是大气与脱俗。此时他的画呈两大特点:第一,笔墨上更富于激情。在保持中国水墨画基本特质的基础上,着重发挥笔墨形式语言的魅力,保持通篇畅快淋漓,溶入书法用笔,下笔干湿浓淡相宜,运墨气韵生动,做到形、质、神兼备。第二,更注重水墨山水画的诗情画意。而后一点才是最打动人心和显见功力的地方。

嗜画如命的林之源在山中生活了十年,自然景色和俗世社会目识心记,以水乡情怀从整体上把握了院体画,民间画,文人画的笔墨技法,又从西方绘画,包括抽象派寻求通感,汲取营养,以为我用。著名美术评论家李渊先生说:“这种绘画式样在某种意义上跟古代传统是有距离的,也正是现代人孜孜以求的创新成分所在。”画家关山月也说:“外国人有的,你也有;你有的,外国人却没有。”或许这正是“庾信文章老便成,凌云健笔意纵横”最忠实的反映吧。

 

其源

 

 

    “山之源、水之源、林之源,源于自然之中;词之源、诗之源、画之源,出自山水之间!”

 

作为一个画家,林之源先生对山水有着天生的敬畏。我们不知道十年的山里生活他是怎么过的,但他自至以后就自称“山野村夫”,他每天都以一个学者的眼光来看山水,感受山的稳健,领悟水的灵性,他把自己当成和山水一样的大自然的一分子,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记得《冷香书屋记》里有这样一段话;“ 至於庭院之內,隙地遍植翠竹,每當風欺寒玉,時聞響作環佩,又有籬落叢菊,窗外孤松,可寄傲東軒,悠然忘言,境幽室雅如此,故時來高朋,常聚良友,或放歌縱酒,頻呼冷香舊釀,或汲泉烹茗,印證陸羽茶經,文壇辭宗、點評風骨神思,畫界方家,往往筆超畫論,書屋富藏,可信手取讀,其樂又無窮也。”这是他生活的真实写照。有可能就是在这日复一日与人、与物、与大自然的对话中,先生读懂了山,融入了水,山水是有灵性的,只有把自己融入山水之后,才能真正感到山水的性情,达到天人合一之境界。

或许是杜甫的一句联:“吟安一个字,捻断数根须”触动了林先生重温古籍的心,或许是在广游五湖四海、五岳三山等风景名胜后早有隐匿之心,也或许是他看到了石涛、张大千、黄宾虹、吴昌硕、潘天寿等大师的成长屣迹,意识到想要突破自己,更上层楼,就必须“百尺竿头”,从中国古典文化里汲取更大养料。在十年读书论理中,林之源对中国经、史、子、集作了选读,对《昭明文选》、《古文观之》作了学习的批注。特别是对冷香书屋记后部分的“南華誦罷,坐忘逍遙齊物金經夜讀,誤入即色即空,殷墟卜辭,可演周易新義先秦諸子,用正史記世家碣石幽蘭,能補癯仙舊譜,唐宋遺樂,最愛五湖梅花”中的“殷墟卜辭,可演周易新義先秦諸子,用正史記世家”这二句为之震憾。读书的得法,做人的感悟,此后他的书画作品更加充盈着真实的可爱,山水作品更能形神兼备,令人神往,我们常看到的是小桥流水人家,是人与自然的和谐,是现代人们向往的“桃花源”。

  “信步踏青山,白云横翠岭,听泉归去迟,霞落数峰冷。”“双桨摇来朝露白,一杆钓起夕阳红。”这是林之源的诗句,正是这样一位真正融入山水的“山野村夫”,让诗意的生活为自己的山水画作注入清新质朴的创作源泉,给我们呈现出了一幅幅用神奇的线条勾勒的绝美山水画。正是这一幅幅绝美的书画作品,使他成为了中央文史研究馆书画院的书画研究员,创造了从“山野村夫”到“宫廷画家”的奇迹。(海音)

 

(责任编辑:林贵春)

 

最新推荐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