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关山月林之源杨之光

人民美术网 > 画廊 > 揭晓流落他乡的神秘中国古画的身世(组图)

揭晓流落他乡的神秘中国古画的身世(组图)

2019-11-28 13:29    文章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刘宗志

揭晓流落他乡的神秘中国古画的身世

我曾向大家介绍过波士顿美术馆一幅巨幅中国古画的情况,但人们在这幅古画上所发现的线索不多,古画身世成谜。这幅中画像上的“安阳县印”印鉴,而我也在民国《续安阳县志》卷末“杂记”的“古物保存”条目下,发现了这幅画的相关记载。此外,现藏台湾历史博物馆的《明天王图》,据该馆调查也来自安阳。随后,笔者又发现了20世纪30年代保存古画的安阳县古物保存委员会一位委员的儿子梁福臻的一篇回忆录——《安阳古物保存委员会及古物南迁》,该文比较详细地记述了此时古画的保存和南迁,从而复原了这幅流落他乡的古画在民国年间的一段历史。相关资料也证实光明日报报道中专家的推测基本符合事实。

一、古画基本情况

民国《续安阳县志》于1933年修成出版,其主要修纂者之一裴希度又恰是此时保存古画的安阳县古物保存委员会主任,从而保证了古画信息的详细和准确性。按照县志的记载,“古画像原存天宁寺,为一组画,共十八张”。从大小来看,“像高裁尺十尺许,宽相衬”,画心长裁衣尺十尺左右,宽与其成相应比例;“轴高十六尺,宽十余尺”,则是算上装裱的尺寸。方志中用尺来描述画像的大小,当时全国度量衡尚未完全统一,但一尺均为30余厘米。与此相比,波士顿美术馆藏《道教雷部辛天君画像》的画心长约3.78米,宽2.56米,算上装裱长将近5米,宽近3米;《明天王图》画像长3.70米,宽2.55米,存世的这两幅画像尺寸与县志中记载的大小基本一致。这组画的突出特征是巨大,台湾历史博物馆在介绍《明天王图》的时候就称其为“天下第一单轴人物画”。梁福臻当时还是孩子,他记得其中多幅画面两丈多长,宽一丈余,全部展开,能占半个院子。这只是他的一个模糊的记忆,不够准确,但再次从一个侧面印证了画的巨大。

从人物主题来看,现存的两幅画像和县志中描述这组画像均为仙佛人物。安阳天宁寺这组画像在民国初失去三张,传闻此三张“一为雨师、一为风神、一为电神。”当时尚存画像绘关公、观音菩萨、火神、雷公以及赵公明、邓将军、朱元帅等像。其间虽未提到辛天君和天王,但《道教雷部辛天君画像》中的辛天君和赵公明、邓将军、朱元帅均为道教雷部将帅,《明天王图》中的天王和菩萨则共为佛教人物,明显为同一主题。

从画风来看,现存的两幅画像也符合县志中的描述。县志描述这组古画“工笔极精致,眉目鬓发,神致宛然,彩衣金甲,历久如新”。现存博物馆的两幅古画,用精谨细腻的笔法描绘人物。画工精湛、细腻,画面用色厚重,用线采用以线为骨的中国人物传统画法,勾线技法十分成熟,线条优美流畅,尤其人物面部发型、胡须画得细致入微。如辛天君画像,线条利落有力,开脸、胡须、笔和腰带上的细纹都很见功夫;明天王画像,高鼻大耳、凸眼厚唇、须发飞张、虎背熊腰,面貌十分威严。辛天君画像敷色完备,衣服上的金色龙图纹,天王身两肩缀以披膊,著帛制圆形护心镜甲衣,与方志中提到的“彩衣金甲”完全符合。现存的两幅画一些细节如火焰等一模一样。

责任编辑:果然
免责声明:人民美术网(www.peopleart.tv)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转载的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微信公众号等公开渠道,不代表本站观点。转载的所有稿件的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如事关不当,请联系删除。

最新推荐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