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杨之光林之源关山月

人民美术网 > 综合 > 青色之于国人(组图)

青色之于国人(组图)

2021-03-02 12:05    文章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余智鹏

待春风吹散余寒,踏青便是赏心乐事。但是,您可曾想过,“春风又绿江南岸”中春风明明是吹绿了江南,为什么春季出游不用“踏绿”而用“踏青”?“青色”与“春色”到底有何内在联系?“天青色等烟雨”道出青花瓷一色难求,“青”所指的又是何种色彩?中国画为什么又称为丹青?古人为何会在诗词歌赋之中推崇青色?让我们带着这些疑问,揭开“青”熟悉而又神秘的面纱。

在《说文解字》中和青有关的中心颜色词一共有10例,分别为“青、苍、蓝、碧、翠、缥、绀、紫、绿、緅”,其中最为常见且与青色联系更为紧密的是苍、蓝、碧、翠、绿。古代文学作品当中,有关“青”的诗词歌赋不在少数,大多还以“青青”的叠词出现。例如“青青陵上柏,磊磊涧中石”“东风杨柳欲青青,烟淡雨初晴”“青青河畔草,郁郁园中柳”“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然而,不难发现古人对于青的指代并不明确,既可以是荀子《劝学》中“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蓝;又可以是李白《将进酒》中“朝如青丝暮成雪”的黑;还可以是王安石《次韵景仁雪霁》中“稍见青青色,还从柳上归”的黄绿色。为何古人有时会将“苍、蓝、碧、翠、绿”统称为“青”?其实并非古人不识色彩,而是为了修辞和押韵,是将文学的浪漫色彩发挥到极致的表现。

其实“苍、蓝、碧、翠、绿”这些色彩在古代的指代相对明确。

苍,《广雅·释器》称苍为“青也”;《诗经·黍离》上说:“悠悠苍天,此何人哉!”《毛传》中提道:“据远视之苍苍然,则称苍天。”苍,实然为草色,接近于薄青黑色。苍,既是《诗经·蒹葭》中的青青芦苇;也是苏轼笔下的山川相缪,郁乎苍苍;还是敕勒川,阴山下,似穹庐一般的天空。

res1015_attpic_brief

敦煌壁画 吴冠中

蓝,在古代通常指蓝草干燥后的颜色,通过加工可成靛青,《周礼·地官·掌染草注》中说:“染草蓝、蒨,象斗之属”;黄侃《蕲春语》记载:“蓝草曰靛草,取其汁,以瓨盛之,俱曰靛”,后蓝又引申为深青色。白居易在《忆江南》中,一句“春来江水绿如蓝”给人们赋予对江南春色的美好想象。

碧,《广雅·释器》称碧为“青也”,但《段注》将其解释为“从玉、石者,似玉之石也”则更为准确,通常是指青白色或者青绿色的玉石,所以碧又被誉为石之青美者。

翠,古代指翠鸟,《尔雅·释鸟》中解释道:“翠,鹬。郭璞注:翠,似燕,绀色,生郁林。”而翡翠又有“雄赤曰翡,雌青曰翠”一说,翠后又引申为深碧、绿一类的颜色。温庭筠曾写“翠翘金缕双鸂鶒,水纹细起春池碧。”也说明翠色经常出现在鸟类的羽毛之上。绿,《说文解字》将其解释为“帛青黄色”,之后又泛指青黄色。《诗经》中有一首《绿衣》,其中写道:“绿兮衣兮,绿衣黄里。”《孔颖达疏》中提道:“绿,苍黄之间色。”绿色作为春季中最常见的色彩,也成了咏春诗中的常客。

责任编辑:果然
首页上一页123下一页尾页
免责声明:人民美术网(www.peopleart.tv)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转载的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微信公众号等公开渠道,不代表本站观点。转载的所有稿件的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如事关不当,请联系删除。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