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杨之光林之源关山月

人民美术网 > 学术 > 寒露里的书画名迹:枫落吴江,寒潭雁影(组图)

寒露里的书画名迹:枫落吴江,寒潭雁影(组图)

2021-10-09 13:41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    

今日寒露,白居易《暮江吟》有:“可怜九月初三夜,露似真珠月似弓。”辛丑年寒露节气,正好是阴历九月初三。在我国民间,有“露水先白而后寒”之谚言,其意为经过白露节气后,露水从初秋泛着一丝凉意转为深秋透着几分寒冷的“白露欲霜”。在表现对于节气的感受上,历代诗词书画名家印人都会想方设法创造出自身独特的意境。这其中,既有倪瓒、沈周等绘写深秋的画作,也有丁敬、王福庵刀下的“寒潭雁影”“酒杯秋吸露,诗句夜裁冰”。

辛丑年的秋天,由浅入深。到了寒露节气,大雁南飞,菊始黄花,月露清冷,梧叶飘零。王安石有诗句:“空庭得秋长漫漫,寒露入暮愁衣单。”白居易《暮江吟》中有:“可怜九月初三夜,露似真珠月似弓。”辛丑年寒露节气,正好是阴历九月初三。

东晋  王羲之《采菊帖》

时值此刻,九月的书法创作落款,可以写作“玄月、菊月、咏月、暮秋、晚秋、凉秋、三秋、暮商、季商、杪商、霜序、季白、季秋、无射、戌月,……”等。最典型的物象,无疑是菊花怒放,读王羲之《采菊帖》,感觉特别应景:“不审复何以永日多少。看未,九日当采菊不?至日欲共行也,但不知当晴不耳。伦等还,殊慰意。”大意是,不知如何消磨漫长的时日。阁下查看了没有,初九那天可以去采菊花吗?到时候我想和你一同去,只是不知天公是否作美,天若放晴,那便最好。敬伦即将回来,甚是欣慰。札中“永日”之意是“漫漫长日”,内心期待好友相聚,以打发消磨时光。“伦”指的是王劭,字敬伦,王羲之从弟,王导第五子。

言及至此,不禁想到另一个人——五柳先生陶渊明。陶渊明以诗闻名天下,殊不知,他也是一位草书大家,只是作品流传较少而已。当然,他的诗文更耐人寻味。一篇《桃花源记》,读罢真有“不知有汉,无论魏晋”之感。陶诗最大的特点就是多用白描手法,不重词藻修饰与渲染烘托,淡到无言自可人。在他手中,出乎自然,驾轻就熟。其实,绘画也有白描手法,异曲同工。

历代皆有学陶诗的人,但总不是那个味。这与后世之人学王羲之书法是一个道理,如果对于王羲之所处的时代及个人的经历。了解不够多的话,只能事学了皮相,王羲之与馆阁体绝对是两码事。但是,一旦没有足够的了解和投入,王羲之和馆阁体就只有一线之隔,“二王”的二道、三道贩子,最终便成了“馆阁体”的始作俑者。“书圣”实在比窦娥还冤。这就说明,学书过程中,很多是学者之病,却又春秋责备贤者。

有很多书画家也很膜拜陶渊明,原因很简单,因为古代书画家多半也是诗人。崇拜陶渊明的原因,更多是出于倾慕陶潜的“隐逸”生活状态,赵之谦刻过“不为五斗米折腰”的印章,吴昌硕有“弃官先彭泽令五十日”的印章。然而,“隐逸”悠然的另一面在《五柳先生传》中有剧透——这才是个人生活状态的实录:“性嗜酒,家贫不能常得。亲旧知其如此,或置酒而招之;造饮辄尽,期在必醉。既醉而退,曾不吝情去留。环堵萧然,不蔽风日;短褐穿结,箪瓢屡空,晏如也”。说到本质,所谓“心远地自偏”,其实就是一种心态,必须本性如此,学是学不来的,因为关乎心灵。

王羲之的后半生,实则也是一种隐居生活状态。去官以后,王羲之隐游遍了东土诸郡山山水水,“与东土人士,尽山水之游,弋钓为乐。又与道士许迈共修服食,采药石不远千里”,止不住感叹“我卒当以乐死!”回归自然后,王羲之沉潜玩味其中,得到精神上的满足和美的享受。

石涛所绘《陶渊明诗意册》,将陶诗的意境淋漓尽致地发掘出来。陶渊明常以菊自喻,写下很多有关菊花的诗句:“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秋菊有佳色,裛露掇其英”。石涛仰慕陶渊明,以画为媒。画面构图精巧,人物用笔细密。远山以墨笔烘染,山腰云雾密布,不见山脚,表现出烟云飘渺的动态和气势。篱笆院中菊花盛开,一高士手持菊花观赏,悠然之态可见。这种以中锋、细勾、渍染相结合的画法,使得画面动静相宜,虚实结合,意趣无穷。

后世有很多模仿之作,画李白诗、画杜甫诗,然得形易、得神难。要知道,陶渊明是一种“隐逸”,石涛也是一种“隐逸”。作为朱明宗室后裔,国破家亡,遁世为僧,笔下多见故国情怀,沧桑情味。石涛在人生逃亡过程中悟出了艺术世界的空灵廓落,悟出了人生的自由自在,落叶随风,白云苍狗。所作《渔父图》题道:“目断烟波青有无,霜凋枫叶锦模糊。千尺浪,四腮鲈,诗筒相对酒葫芦。”只有真正体会到人生的离乱,才能画出真实的隐逸感受。在中国传统文化中,耕樵渔读,往往都是世外高人。石涛不仅仅是一个画家,更是一个艺术哲学家。《石涛画语录》无疑是中国画学史乃至中国美学史的压卷之作。

石涛所绘《陶渊明诗意册》全册共十二帧,以诗意成画,排布在右侧。左边为王文治依石涛和陶渊明诗画所成诗句。石涛画陶诗后经王文治题诗相配,可谓锦上添花。王文治在此页题道:“黄菊东篱已著花,醉余扶杖憩山家。怡情最是南山色,秋柳西风夕照斜。先生醉矣!菊已著花,餐英者谁心正无事,白衣送酒也。”王文治书法学王羲之、董其昌,忠实地秉承帖意,用笔规矩中见洒脱,转少折多,以折为主,干净利落、果断有致,字形紧密而内敛,以淡墨为主,着实是董其昌书风的再现。只是有时笔画扁薄,乃是浸染于笪重光的结果。再者,王文治中年以后潜心禅理,也是受到董的影响。后世书画大家吴湖帆,就是学王文治的。

王羲之和陶渊明之所以选择隐逸生活,主要是厌倦乱世之忧,“宁为太平犬,不做乱世人”。魏晋六朝长达四百余年的时间里,多重矛盾交错并织,形成了一个巨大而持久的“历史漩涡”,向为治史者所慨叹。西晋“永嘉之乱”后,中原士族相继渡淮河、长江而南迁,衣冠南渡,以南京为都,是为东晋。自东晋清谈玄学起至南梁《观我生赋》及《哀江南赋》的出现后,始有文化江南。

责任编辑:果然
首页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尾页
免责声明:人民美术网(www.peopleart.tv)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转载的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微信公众号等公开渠道,不代表本站观点。转载的所有稿件的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如事关不当,请联系删除。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