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杨之光林之源关山月

人民美术网 > 学术 > 河姆渡文化陶钵“猪形图像”解读(图)

河姆渡文化陶钵“猪形图像”解读(图)

2022-08-05 09:49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蔡运章

1977年冬,在浙江省余姚县河姆渡文化遗址出土一件编号为T243④:235的陶钵。这件陶钵形体硕大,口大底小;平面为椭圆形,深腹,平底,通体呈黑灰色;外壁两侧各刻一个形象逼真的“猪形图像”,在“猪形图像”的腰间,还特意标出了圆形的星饰。该陶器口长21.7厘米、宽17厘米,底长17.5厘米、宽13.5厘米,高11.7厘米。考古发掘报告将这件陶器命名为“猪纹方钵”,它的年代属河姆渡遗址第四期文化层,距今约7000—6500年。

■河姆渡文化遗址出土猪纹方钵 作者/供图

这一陶钵腹部的“猪形图像”引起了学者的关注。因为陶钵本是盛水祭天的礼器,而“猪”的习性与陶钵的名义和用途相符合,所以这一“猪形图像”可以作为陶钵的象征。同时,陶钵的形状颇似“斗”形,而“猪形图像”腰间的“圆形星饰”,正指祈雨时祭典的北斗星神。因此,这件陶钵上的“猪形图像”应是象征陶钵名义和用途的“物象文字”。这种物象文字既是人神沟通的媒介,也是一种特殊的纪事文字,具有浓厚的宗教意义。

陶钵名称与“猪形图像”的寓意

2002年10月,笔者赴浙江参加学术会议,顺便到浙江省博物馆参观考察时,看到这件陶钵陈列在“浙江七千年”的展室里。该器的简介说:“这是一只鬃毛倒竖的野猪,身上填满雨丝、水滴和植物纹。猪为水畜,此钵很可能是一件用于稻作祈雨巫术仪式的祭器。”冯时认为,这种“绘刻猪形图像”的器皿,应该“就是当年祭天的礼器”。这些推测都是颇有见地的。但是,陶钵为什么“就是当年祭天的礼器”?这幅“猪形图像”的含义是什么?仍存在需要说明的关键问题。

我国自舞阳贾湖裴李岗文化到秦汉时期的器物上,常见有独立存在的“刻画符号”和文字。它们分布广泛、数量巨大、时间长久、时代连贯、一脉相承,成为中国文字起源和发展史上的一种独特现象。那么,这些“刻画符号”和文字的含义是什么?

据《荀子·解蔽》记载:“好书者众矣,而仓颉独传者,壹也。”杨倞注:“仓颉,黄帝史官。”《吕氏春秋·君守》载:“仓颉作书。”《世本·作篇》载:“史皇作图。”宋衷注:“史皇,黄帝臣也。图,为画物象也。”许慎《说文解字·序》说:“文者,物象之本。”这说明“物象”就是客观事物的象征。文字以物象为本原,就是对其载体名义和用途的具体反映。因此,我国远古器物上独立存在的“刻画符号”和文字的含义,大都与其载体的名义和用途相符合,可称为物象文字(即“标识文字”)。它是中华先民“制器尚象”习俗的产物,也是一种特殊的纪事文字,具有浓厚的宗教意义。河姆渡文化遗址出土陶钵两侧刻绘的“猪形图像”,也当是象征陶钵名义和用途的物象文字。

“钵”字不见于《说文解字》,属后起的字。钵,同盋,本属盂类器皿。《广韵·末韵》说:“钵,亦作盋。”《说文新附·皿部》说:“盋,食器也,盂属,从皿,犮声。盋,或从金、从本。”《汉书·东方朔传》颜师古注:“盂,食器也,若盋而大,今之所谓盋盂也。”因此,这件陶钵当名之为陶盂。

猪、盂古音同在鱼部,音近义通。陶盂本是盛置饮食的器皿。《说文·皿部》说:“盂,饭器也。从皿,亏声。”盂,同杅。李贤《后汉书·崔骃传》注:“杅,亦盂也。”李善《文选·答客难》注:“盂与杅同。”可以为证。郑玄《礼记·玉藻》注:“杅,浴器也。”这说明“杅”可作为洗浴用的木盆。洛阳出土的春秋齐侯铜盂,口径70.3厘米、高43.5厘米,状如大盆,当为洗浴用的器皿。可见,盂本是盛置饭食和盛水的器皿。

猪,通作都。《尚书·禹贡》:“大野既猪。”《史记·夏本纪》作“大野既都”。郑玄《周礼·夏官·职方氏》注:“《禹贡》曰:‘荥播既都’。”《经典释文》曰:“都,本或作猪。”孙星衍《尚书·禹贡》注疏:“猪、都,俱声相近,古假借用之。”可以为证。“猪”“於”义通。《尔雅·释诂上》说:“都,於也。”孔安国《尚书·尧典》注:“都,於。叹美之辞。”是其佐证。於,同于。郑玄《仪礼·士昏礼记》注:“今文於为于。”《助字辩略》卷一说:“於,同于。”于,通作杅。杨倞《荀子·儒效》注:“杅杅即于于也。”杅,同盂。这说明“猪”与陶盂的名义是相通的。

猪的天性与陶盂的用途相符合。猪,亦名彘、豕。《说文·彑部》说:“彘,豕也。”《礼记·月令》:孟冬“食黍与彘”。郑玄注:“彘,水畜也。”高诱《吕氏春秋·孟冬》注:“彘,水属也。”水聚名曰猪。《尚书·禹贡》:“大野既猪。”蔡沈集传:“水蓄而复流者谓之猪。”《礼记·檀弓下》载:“洿其宫而猪焉。”孔颖达疏:“猪是水聚之名也。”这说明猪是善水的动物。

猪也是知道天时变化的牲畜。《大戴礼记·易本命》载:“六九五十四,四主时,时主豕,故豕四月而生。”卢辩注:“豕知时。”这是说猪知道天时的变化。《诗·小雅·渐渐之石》载:“有豕白蹢,烝涉波矣。月离于毕,俾滂沱矣。”毛传:“豕,猪。蹢,蹄也。将久雨,则豕进涉水波。毕,噣也。月离阴星则雨。”朱熹注:“毕,星名。豕涉波,月离毕,将雨之验也。”这是说人们白天看到一群猪跑到水塘里,晚间看到月亮靠近毕星,就知道快要下滂沱大雨了。可见,猪乃是知道天时变化的神兽。

陶盂与雩祭的名义相通。《左传·僖公十一年》:诸侯“会于盂”。《谷梁传》作:“会于雩。”洪亮吉诂:“盂、雩音同,古字亦通。”可以为证。《说文·雨部》:“雩,夏祭乐于赤帝,以祈甘雨也。从雨,亏声。”《尔雅·释训》说:“舞,雩也。”郭璞注:“雩之祭,舞者吁嗟而请雨。”《左传·桓公五年》:“龙见而雩。”孔颖达疏引郑玄《礼注》:“雩之言吁也,言于嗟哭泣以求雨也。”《左传·襄公五年》:“秋,大雩,旱也。”杜预注:“雩,夏祭,所以祈甘雨。”《公羊传·桓公五年》载:“大雩者何?旱祭也。”何休注:“雩,旱请雨祭名。……使童男女各八人舞而呼雩,故谓之雩。”《后汉书·仲长统传》:“讽于舞雩之下。”李贤注:“雩,旱祭之名也。为坛而儛其上,以祈雨也。”古人每逢夏季旱灾时,常将陶盂盛满水,放在祭坛前进行焚柴祭天祈雨。这说明陶盂当是远古先民进行“祈雨巫术仪式”时使用的“祭器”。

由此可见,猪的名称和习性都与陶盂的名义和用途相符合,因而可以作为陶盂的象征。这就是河姆渡先民在陶盂腹部两侧刻画“猪形图像”的根本原因。

陶钵“猪形图像”与北斗星神

中国天文学上常见用动物作为星宿名称的习惯,如东方苍龙、西方白虎、南方朱雀、北方玄武,便是其例。这件“猪形图像”腰间刻画的“圆形星饰”,应指祈雨巫术祭典的星宿神灵。那么,这个“猪形图像”象征什么星宿呢?也就是说,我国远古先民祈雨时祭典的是什么星宿?澄清这个问题,对于研究我国古代星宿崇拜具有重要意义。

《楚辞·天问》:“封狶是射。”王逸注:“封狶,神兽也。”《淮南子·天文训》说:“封豨修蛇。”高诱注:“封豨,大豕也。楚人谓豕为豨也。”这说明“封豕”“封豨”,都是大猪的名称。《周易·说卦传》载:“坎为豕。”又说:“坎者水也,正北方之卦也。”《新书·胎教》说:“彘者,北方之牲也。”《说文·水部》:“水,准也,北方之行。”《汉书·五行志上》说:“水,北方,终臧万物者也。”可见,在我国古代的五行观念里,猪是主管北方的神兽。

我国古代天文学中,与猪相关联的星宿主要有三座——奎星、辰星和北斗星。下面,笔者逐一分析“猪形图像”与三者的关系。

一、“猪形图像”是否与奎星相关联。奎星是主管沟渎的星宿。《史记·天官书》载:“奎曰封豕,为沟渎。”《正义》说:“奎,天之府库,一曰天豕,一曰封豕,主沟渎。西南大星,所谓天豕目。”这是把“大豕”作为奎星的象征。因为“奎”属西南方的大星,与猪为“北方之牲”的方位不相符合。故陶钵上的“猪形图像”指奎星的可能性不大。

二、“猪形图像”是否与辰星相关联。辰星是主管北方的“太阴之精”。《史记·天官书》载:“察日辰之会,以治辰星之位。曰北方水,太阴之精,主冬,日壬、癸。”《索隐》案:“《元命包》曰‘北方辰星水,生物布其纪,故辰星理四时’。宋均曰‘辰星正四时之位,得与北辰同名也’。”“辰星”即水星。这说明“猪”与辰星的属性及方位相合。然而,辰星却与陶钵的“斗”形形体明显有异。

三、“猪形图像”与北斗星的密切关联。陶钵的形状为“口大底小。平面为椭圆形,深腹,平底”,颇像“斗”形。冯时依据《初学记》卷二九引《春秋说题辞》:“斗星时散精为彘,四月生,应天理”等文献,认为这件陶钵上的猪形图像“乃是北斗的化身”。这应是正确可信的判断。

北斗星“居天之中”,曾被视为“天枢”。《吕氏春秋·有始览》载:“极星与天俱游而天极不移。”《史记·天官书》载:“斗为帝车,运于中央,临制四乡。分阴阳,建四时,均五行,移节度,定诸纪,皆系于斗。”《尚书纬》说:“北斗居天之中,当昆仑之上,运转所指,随二十四气,正十二辰,建十二月。”《开元占经》说:“斗者,天枢也。”这是说北斗“居天之中”,“运于中央,临制四乡”,而被视为“天枢”。

北极星本是“天之枢”。《尔雅·释天》说:“北极谓之北辰。”《左传·昭公十七年》:“北辰亦为大辰。”何休注:“北辰,北极,天之中也,常居其所。”《论语·为政》说:“譬如北辰,居其所而群星共之。”朱熹集注:“北辰,北极,天之枢也。”王逸《楚辞·九歌·远游》注:“北辰,北极星也。”这是说北极星是天体的中心枢纽,群星都围绕在它的周围旋转。《史记·天官书》载:“中宫天极星,其一明者,太一常居也。”《索隐》引《文耀钩》曰:“中宫大帝,其精北极星。”因“北极星”处于天体的中枢地位,故亦名为“天极星”。

我国古代的天文学大都把“北辰”视为“天之枢”。因为在远古时代,北斗星位于北天球的恒显圈内,一年四季,随着季节的变化而围绕北辰(北极星)旋转,具有观象定时的基本功能。

综上所述,陶钵是盛水祭天的礼器。因为猪的习性与陶钵的名称和用途相符合,所以“猪形图像”可以作为钵的象征。同时,陶钵的形状颇似“斗”形,而“猪形图像”腰间刻画的“圆形星饰”,正指祈雨时祭典的北斗星神。也就是说,这件陶钵上的“猪形图像”应属物象文字(即“标识文字”)的范畴。它既是人神沟通的媒介,也是一种特殊的纪事文字,因而具有浓厚的宗教意义。由此可见,河姆渡文化陶钵“猪形图像”寓意的澄清,对研究中国文字的起源和形成具有重要价值。

(作者系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研究员、中国先秦史学会原副会长)


责任编辑:果然
首页上一页1下一页尾页
免责声明:人民美术网(www.peopleart.tv)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转载的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微信公众号等公开渠道,不代表本站观点。转载的所有稿件的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如事关不当,请联系删除。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