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关山月林之源杨之光

人民美术网 >  > (李说当然1128期)头发上的宗教

(李说当然1128期)头发上的宗教

2017-03-06 17:17    文章来源:人民美术网    作者:李建军

20170307a.jpg

 

在《辞海》中,对“发形”有如下的解释“根据全世界各人种的形状,一般可分为直状发、波形法和卷曲发三种。发形为区分人种的重要标志之一”。在中国文化中,头发对人的运气和健康有着密切的关系,从全球范围来看,与宗教更是密不可分。

 

在中国,皈依的佛门僧人,必须要将头发全部剃去干净。佛教认为,剃发与舍弃各种装饰,披上简陋的衣服一样,都表示与世俗生活的彻底了断,具有重要的象征意义。《杂阿含经》第一五经说:“所以善男子出家。剃除须发。身着法服。信家.非家.出家。为究竟无上梵行。”当然,也有一种“带发修行”的。带发修行主要是此人对红尘还有一些留恋,六根未清净,这是一个要出家的过渡时期,等私心杂念去净,一心向佛后,再行剃度出家。僧尼也是如此,女性的头发被称作“青丝”,也叫“烦恼丝”。一个女性只有在恨极痛绝,万念俱消时才会去削发为尼,剃掉青丝,一心归佛。这在历史上有很多例子,唐朝武则天也带发在尼庵中修行过。

 

佛教中有出家要三破之说,即“破貌、破衣、破荤”。一个人要破除荣华富贵的妄念,在外貌上也作彻底改变,所以出家时,必须在外貌上剃光头发,生活中吃素餐,穿袈裟,称之为“三相”。特别是头发是人身上最突出的标志,必须坚决改变。和尚剃光了头发,是心诚志坚的体现,会受到佛祖的保佑,不受劫难。

 

西方的基督教,也同样要求他们的信徒剃掉头发。在古代的希腊等地,推行一种“圣保罗削发式”,把头发全部剃光或剃得很短。在罗马等地,则实行“圣彼得削发式”,即在后脑部剃掉圆圆的一片,四周仍然留着头发。据说这两种削发式都是代表谦卑及献身教会的标志。其中的圆顶和只留一圈薄发,象征着抛弃了肉欲之爱,放弃了人间的欲望和利益,是一种自我忏悔的牺牲的表示。

 

古代的西方世界,男性是不能随心所欲地梳理自己须发的。亚历山大大帝认为,军队士兵的长发、大胡子会给敌人提供了方便,使他们可以抓住头发和胡子来砍掉士兵的头。所以他命令部队的全体将士都要剃发刮胡子。而印第安人认为,头发和胡子象征着武士的荣耀,应该让它任意生长。

 

11世纪末,教皇颁布禁令,凡是留长发的人,一律要逐出教会,死后也不能为他祈祷。著名的乌斯特大主教圣·巫士丹,只要一看见留着长头发的男人就怒不可遏。他声称这种事情是极不道德的犯罪,不是人类所为。他总是随身携带一把小刀,无论何时看见留长发的男人,当其跪在他面前等他祝福时,他就会拿出小刀,剪下头发,然后扔到他的脸上,并要求他把其余的头发也全部剪掉,否则就送他下地狱。

 

在西方宗教中,对头发也有另外的一些解释,说留发是献身教会的一种标志。如在〈旧约〉中曾记载拿细耳人的发俗。他们认为发是上帝赐的。所以人生下后,头发不能剃掉,让其自然生长,长了可打辫子。《新约·哥林多前书》〉第十一章讲到,为崇服权柄者,不能抛头露面,男子可以理发。后人将信奉这种形式的人,称为蒙头会。

 

中国道教是束发为髻,头戴道冠。它根据中国传统文化的礼教“发肤为父母所赐,不可损伤补”的原则,保留了中华民族的基本发式。其冠有黄冠、金冠、芙蓉冠、五岳灵形图冠、二仪冠等。在戴各种道冠时,则用笄簪横贯于发餐之中,使其牢固,俗称“戴小冠”。《石林燕语》载:“帽下戴小冠,处室中去帽见冠簪。”

 

道教徒打髻,有许多讲究,如我国道教全真道北七真中,王重阳打两个发髻,马丹阳打三个发髻,其他几个人均为一个发髻。道教全真派道士和道姑,相承这种发髻,并与八卦之义相结合,把发髻位置的不同,数量的多寡,分为在头顶前部打一个髻的称“无极髻”;在头顶后部打一个髻的,称“太极髻”;在头顶两侧即两耳上侧各打一个髻的,称“两仪结”,也有称“卯酉结、子午结”;在头顶及两侧打三个髻的,称“(生)财结”。武当山的道士信奉玄天上帝,他们在头顶上发根处打一个结子,让头发自由松散,头裹青布,说是信奉玄天上帝的发式和习俗。

 

与生俱来的头发,在中国文化中有运势和健康上的讲究,在人类史上,是宗教仪轨的坚守,同时也是外貌审美和意识形态的标志。

 

李建军写于2017年3月6日

 

 天天你知道.jpg


最新推荐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