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关山月林之源杨之光

人民美术网 > 综合 > 韩干《马性图》初探(组图)

韩干《马性图》初探(组图)

2017-11-08 11:20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杨永平

韩干《马性图》初探

今年美国纽约佳士得春季拍卖会藤田美术馆专拍的六件绘画作品中,韩干(传)的《马性图》画幅右上方所钤印为“尚书省印”,而非如《石渠宝笈》初编卷32所载为“睿思东阁”一玺。作者通过对“尚书省印”和存世可靠作品上钤盖的“尚书省印”之比较,展开了对《马性图》在南宋内府收藏与明初宫廷收藏之间所经历的辗转流传之论述。

2017年纽约佳士得春季拍卖会藤田美术馆专拍的六件绘画作品中,韩干(传)的《马性图》在《石渠宝笈》初编卷32里是这样记载的:“唐韩干马性图一卷(上等黄一),素绢本,墨画,无款。姓名见跋中。卷前有睿思东阁一玺,又商邱宋荦审定真迹一印,卷后有司印半印……”

“有司印”半印,即此卷左下方半方“典礼纪察司印”,为明初宫廷收藏印;而画幅右上方所钤漫漶不可辨之印,真如《石渠宝笈》所述为“睿思东阁”吗?

“睿思东阁”方印有两种,一为篆文小印,多钤于法书上,一为九叠文大印,多钤于画上,都是宋徽宗所用。《石渠》所辨者,即为九叠文“睿思东阁”大印。

客观地看,本幅《马性图》历经多次装裱,不但画心有很明显的裁切,而作为载体的绢,更是在长时间的氧化和每一次装裱的损伤后,破损、扭曲现象非常严重,上面最早时所钤图章漫漶,仅靠肉眼很难精确辨别。

《马性图》很有可能在清初由《装余偶记》的作者进行了最后一次装裱。书中是这样记载的:“唐韩干马卷,高官尺一尺,阔一尺一寸二分(注),绢本,马黑如漆,鼻,四蹄,尾白,绢细厚,红黄色,上有古印一不能辨,在右下有纪察司印。”①

现在,当我们仔细观察这方所谓的“睿思东阁”大印的时候,却能明显发现其笔划及篆法与传世可靠的“睿思东阁”印大相径庭,再经过仔细辨对,才发现这不是“睿思东阁”,而是“尚书省印”。本方“尚书省印”和存世可靠作品上钤盖的“尚书省印”之比较,我们将在下文展开。

责任编辑:果然

最新推荐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