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关山月林之源杨之光

人民美术网 > 展览 > 时代新象——南京市青年美术家协会十周年精品展(组图)

时代新象——南京市青年美术家协会十周年精品展(组图)

2018-11-09 09:04    文章来源:新浪    

南京青年美术赋

——代“南京市青年美术家协会十周年精品展”序

邵晓峰(南京市青年美术家协会主席)

中华名城之列,南京独具特色。金陵、秣陵、建康、建邺,此城古称也。始皇惮此疏王气,易名秣陵开秦淮。龙蟠虎踞诸葛言,石头城建仲谋功。东吴东晋发其端,宋齐梁陈承其源,南唐大明接其脉,天国民国顺其流。沧桑大地百转沉浮,悠悠历史几多变迁。华夏正朔数次护传,天下文枢广被教化。南北思想汇聚糅合,中西文明交融并进。诚可谓:东南形胜,承长江浩荡,依钟山巍峨;人杰地灵,集风云开阖,具十朝气象。

文以载道,艺在心游。古迹新颜,千载化育。笔者赞曰:

纵论金陵艺事广,名家高闻广流传。

画佛之祖不兴迹,虎头三绝恺之样。

秀骨清象探微格,凹凸显体僧繇像。

岭上白云弘景悦,文心雕龙彦和量。

百寺楼台咏烟雨,天禄辟邪啸新观。

徐熙水墨化野逸,董巨疏淡现江南。

更有闳中绘熙载,夜宴图画艺史响。

今观古今名胜迹,多少佳境入画囊。

雨花台云光说法,燕子矶达摩渡江。

千佛岩红叶常伴,秦淮河灯影伴桨。

桃叶渡行显风流,乌衣巷坐看夕阳。

报恩寺瞰视长干,扫叶楼独立清凉。

随园地杂糅六艺,芥子园悠处城南。

紫金明墙揽半山,抚今追昔亦慨然。

于此,中山先生立民国基业,中央大学成世纪风华。承载往昔,遥接未来。梅庵传教育兴国之道,危巢播居安思危之理。悲鸿以中国美术兴亡为己任,建构中央大学艺术科基础,桃李天下,艺动四方。以西融中,酷嗜金石,以灵逸朴纯之书,入饱含象征之画。悲天悯人,古道热肠。伯乐胸襟,心系天下,以艺救国,成不朽业。以文济世,开一代风。凤子投身美育,正则格致,以线为骨,开书画奇风。海粟容纳中西,纵横书画,豪壮沉厚,辟泼彩新境。抱石以天纵之才,成豪逸之格,山雨欲来,文风飘荡。更率松喦、文治、紫熙、亚明诸人走两万三千里写生之路,绘祖国时代新貌,创江苏画派辉煌。另有四老,身怀绝艺。散之书画,水法求逸。小石金石,宏著立基。二适行草,诗性挥写。肖娴擘窠,豪气铸成。金陵大地,俊逸如流。南京美术,精博容厚。

立于此基,2008年建南京市青年美术家协会。承浩然文风,探无限未来。十载艺坛,历历在目。钟山之巅,饱览金陵日新月异;玄武之畔,悉察协会蓬勃成长。

得新时代文化滋养,承南京团市委引领,协会广纳资源,深拓空间,集筹项目,多育新人。青年同仁积蓄十朝都会厚蕴,描绘东南重镇实绩,刻画信息时代繁盛,表现物联社会迅捷,以不同层次,多维视角,构于形象,现于笔端。协会整体亮相于法国第71届戛纳国际电影节,两展青奥艺事于南京图书馆,数展会员优秀之作于南京大学、东南大学,数办展览、讲座于六朝博物馆,两展全体会员精品于南京美术馆,展协会国庆特展于南京保利大剧院,以十场规模、历时两月半之协会提名展展于南艺后街展示中心,以十二场规模、历时三月之协会创研展展于南京国艺画廊,于扬州美术馆、镇江美术馆、常州刘海粟美术馆、泰州美术馆开启协会江苏巡展大幕,承办江苏艺术基金2017年度资助项目“笔上明城·画里金陵”四地书画巡回展,协会十周年精品展展于金陵美术馆??义卖作品筹赈灾区、支援贫困地区建设,募捐书籍服务社区、营造南京书香文化??

尤需关注者,因发现石墨烯而荣膺诺贝尔奖之英国曼彻斯特大学教授康斯坦丁·诺沃肖诺夫先生因酷爱中国画而致力于将石墨烯运用于中国画墨汁改进科技,数年来与我多有合作及畅谈,并受聘为我会国际特聘研究员。于中西文化交流中,他成为首位投身于中国画探索与革新之诺贝尔奖获得者,由此足见中国艺术魅力,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之杰出成果亦可见一斑。故而,康斯坦丁教授作为国际特邀作者被列入本精品集。

康斯坦丁·诺沃肖洛夫?新乐章?59cm×83cm?中国画康斯坦丁·诺沃肖洛夫 新乐章  59cm×83cm 中国画

区区十载,于宇宙运行视之,刹那之间耳;于人类进程视之,亦白驹过隙也。然则,青年系艺术家创造力爆发黄金时期,即使大器晚成者,青年阶段之铸基与积累亦具关键作用,故青年组织之团体氛围及效应更益于杰出人才培养也。

科学、宗教、艺术者,人类三学鼎立也。窃以为,科学实为人类艺术化空间、环境及物质而探索;宗教营造之天堂、净土亦为高度艺术化之理想世界也。由此,青年人择艺而为,诚高尚使命也。具钻研之热忱,表现之雄心,矢志不渝,永不驻足,即具青年心态也,于艺术创造中具永恒魅力。青春蓬勃之气当为古往今来艺术家发现美、创造美之源泉,故就此意而言,艺术家即永葆朝气者也。《盘铭》曰:“荀日新,日日新,又日新。”青年,如红日初升,江河发源,浩浩长流,奔行不息。青年兴则国家兴,青年强则国家强。昔日梁任公有《少年中国说》,今日中国艺术青年自当推陈出新,展时代之思,现时代之维,呈时代之景,体时代之色。

责任编辑:苒若

最新推荐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