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关山月林之源杨之光

人民美术网 > 学术 > 八大山人晚年绘鹰渊源何在(组图)

八大山人晚年绘鹰渊源何在(组图)

2019-10-24 13:10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易水生

与“双鹰”题材有关的,目前列在八大山人名下存世画作的有三幅:美国大都会博物馆藏《双鹰图》、上海博物馆藏《双鹰图》、江西南昌八大山人纪念馆藏《双鹰图》。

其中江西南昌八大山人纪念馆藏《双鹰图》今天(10月23日)起在八大山人纪念馆特展上对外展出,这也是该件作品首次与观众见面。令人不解的是,八大山人以花鸟鱼石闻世,极少见其猛禽题材,为何风烛残年之时,还精心绘如此巨幅《双鹰图》?其绘鹰渊源何在?三个版本《双鹰图》所笼罩的历史谜团,还有待进一步考证与探究。

绘鹰小史

“鹰”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形象,付诸文字,往往属文人造境喻人所惯用的典型。一生颠沛流离饱受黍离之痛,却始终身怀家国天下的诗圣杜甫,曾写就多篇题画鹰诗,如《画鹰》《姜楚公画角鹰歌》《杨监又出画鹰十二型。扇》《王兵马使二角鹰》《见王监兵马使说近山有白黑二鹰二首》等。往往以鹰之威严形象,比喻铁骨铮铮之谏臣,期许明君能任用贤能,匡扶帝国基业于将倾。其后的文学创作涉及“鹰”句,也多是取类似象征意味寓意于文字之间。

“鹰”的形象,付诸纸绢,由文到图,其视觉内涵,实际有着异曲同工之处—也往往取其英雄独立、卓尔不群之势。由日本学者野崎诚近所著《吉祥图案解题》中,即将鹰的形象赋予“英雄独立”“英雄斗志”等人格化气质。

在学术研究者的视角之中,不同时代,“鹰”的视觉形象往往被赋予不同的具体内涵。如蒙元时期所呈现的许多鹰隼图像,实际是以其构成狩猎文化的符号,“蕴含蒙元统治者讲求武备之深意,从而维护蒙古旧俗,标示草原游牧民族的善武性格”。而在学者宋后楣(Hou-mei Sung)的一系列明代宫廷“鹰画”研究中,则指出宋代时将“鹰图”尚且作为一种猛禽图像,到了元代,则成为野蛮的入侵者或者隐退的士人象征。时至明代,由于鹰的发音同“英雄”之“英”,因此往往象征着充满智慧和勇气的帝国领导者。时至清代,“鹰”又往往被诠释为祥瑞平和的气质,一如末代帝国的皇帝所期望驯服的子民般,拥有温顺奴性的“优良”品质。

延至民国,国弱民贫外侮欺凌,“鹰”的形象则多取褒义,画家绘鹰,往往意涵振奋民族精神之意,以表征其强国意志。如高剑父、徐悲鸿、张书等人即擅于绘鹰言志。

吉祥图案之英雄独立 野崎诚近著《吉祥图案解题》上下卷 日本昭和十五年平凡社再版,1940年

《双鹰图》

八大山人以花鸟鱼石闻世,极少见其猛禽题材。清代杨恩寿著《眼福编》初集,跋八大山人画鹰立轴,对八大绘鹰有颇为生动的描述:“山人玩世不恭,画尤奇肆。尝有人持绢素求画,山人草书一口字大如碗,其人失色,忽又手掬浓墨横抹之,其人愈恚,徐徐用笔点缀而去,迨悬而远视之,乃一巨鸟,勃勃欲飞,见者辄为惊骇。是幅亦浓墨乱涂,几无片断,远视则怒眥钩距,侧翅拳毛,宛如生者,岂非神品。”杨恩寿此作以讹传讹处较多,虽未必为实证之语,但也颇为形象传达出八大挥毫的潇洒之态。

查阅八大相关诗文著述与画跋,有关鹰的记载殊为罕见。八大绘鹰渊源何在?由于文献缺失难以查证。一说八大之鹰,远学明代画鹰高手林良。李梦阳曾赞林良鹰作:

百余年来华禽鸟,后有吕纪前边昭。
二子工似不工意,吮笔决眦分毫毛。
林良写鸟只用墨,开缣半扫风云黑。
水禽陆禽各臻妙,挂出满堂皆动色。

以“双鹰”题材为例,列在八大名下目前存世画作有三幅:美国大都会博物馆藏《双鹰图》(后文简称“大都会本”);上海博物馆藏《双鹰图》(后文简称“上博本”);江西南昌八大山人纪念馆藏《双鹰图》(后文简称“南昌本”)。三幅画作之中,“大都会本”依画面题记确定为八大山人1702年所作;“上博本”为1699年所作;“南昌本”无年款。三幅《双鹰图》均钤“八大山人”白文印与“何园”朱文印。此“八大山人”白文印,一般出现在八大晚期即1684至1705年期间。“何园”朱文方印使用年限一般断定为1699至1705年间。分属三个藏地的《双鹰图》,恰恰均钤有“何园”朱文方印,则“南昌本”由此推断大体也是在1699至1705年之间所作。也就是说,这三幅《双鹰图》均为八大六年之内的手迹。此时段按照王方宇先生对于八大山人创作的分期,属于八大山人晚年的创作盛期。但是值得商榷的是,这三件《双鹰图》却呈现出截然不同的风格与笔法。

责任编辑:果然
免责声明:人民美术网(www.peopleart.tv)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转载的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微信公众号等公开渠道,不代表本站观点。转载的所有稿件的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如事关不当,请联系删除。

最新推荐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