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关山月林之源杨之光

人民美术网 > 综合 > 南京博物院书画展策展中的思考(组图)

南京博物院书画展策展中的思考(组图)

2020-05-28 18:20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    

南京博物院从2013年起相继推出了“藏·天下——庞莱臣虚斋名画合璧展”、“青藤白阳——徐渭、陈淳书画艺术特展”、“仰之弥高——二十世纪中国画大家展”。这三个展览都是书画展,对于书画专业出身、致力于书画研究与鉴定工作的策展人而言,虽然展览的立意、内容的设置、研究与学术的深度和广度等不会有太大的困扰,然而在策划这三个特展过程中依然有许多意想不到的难题。本文就这三个展览为例谈及了策展体会,同时兼顾分析展览的得与失,以供业界同行参考借鉴。

在作者看来,随着国内优秀的展览越来越多,观众的品位越来越高、“眼光”越来越挑剔,展览的内容必须有新意、有价值、有分量,而不能简单地重复雷同。

博物馆的书画展需要学术研究作为展览的支撑。以南京博物院“藏·天下——庞莱臣虚斋名画合璧展”“青藤白阳——徐渭、陈淳书画艺术特展”“仰之弥高——二十世纪中国画大家展”为例,展前的学术研究保证了展览内容的学术性、普及性和适当的延续性,是展览成功的基础与保障;在展陈方式上,策展者也根据研究成果为观众设计了合理的参观导引路线,突出重点展品,通过说明牌的设计、合理的布局、零距离观展等方式加大对书画作品的导读,探索“全貌展陈”,收到良好的展陈效果。

南京博物院(以下简称“南博”)筹办的大型特别展览从院内立项到展出通常需要两年时间。其实展览在立项之前已经历了设立主题、开会讨论、经费预算等一系列前期准备工作;在立项之后,则会逐步进入展览项目的正式实施阶段。一般说来,这两年内第一年的工作相对“务虚”,主要涉及展览调研、展览结构、拟定展品等;第二年的工作相对“务实”,主要涉及确定展览的篇章结构和展品、协调借展、编辑书籍、撰写文字、陈列设计、展场施工、文物点交、新闻宣传、讲座报告、人员接待、文创规划等,直至布展、换展与撤展。

通常来说,笔者作为南博的研究人员,所策划的展览主题、内容要与本院关系密切,也就是说展品的基础要以本院藏品为主。这就与一般美术机构的策展甚至其他一些中小型文博机构的展览不同。因为南博庋藏文物的数量、质量、品类等基本能够满足大型特别展览的展品需求。从2013年至今,笔者先后策划了三个展览:“藏·天下——庞莱臣虚斋名画合璧展”(以下简称“藏·天下展”)、“青藤白阳——徐渭、陈淳书画艺术特展”(以下简称“青藤白阳展”)、“仰之弥高——二十世纪中国画大家展”(以下简称“仰之弥高展”)。这三个展览都是书画展,对于书画专业出身、致力于书画研究与鉴定工作的笔者而言,虽然展览的立意、内容的设置、研究与学术的深度和广度等不会有太大的困扰,然而在策划这三个特展过程中依然有许多意想不到的难题,以下笔者就这三个展览来谈一谈策展体会,同时兼顾分析展览的得与失,以供业界同行参考借鉴。

一、“藏·天下展”:“全貌展陈”的理念与实施

1.展览的主线设计

“藏·天下展”立项在2013年初,展期为2014年12月26日—2015年3月8日,为期3个月,其间有一次换展。此展应该是国内较早系统展示收藏家及其藏品的专题性展览。庞莱臣是民国年间的藏家,所藏中国古代绘画量大质精,其虚斋所藏在建国后主要归属故宫博物院(以下简称“故宫”)、上海博物馆(以下简称“上博”)、南博、江苏苏州博物馆(以下简称“苏博”)等文博机构。南博收藏有庞莱臣虚斋旧藏历代绘画名家作品一百余件套。在2010年,浙江湖州博物馆曾向南博商借了八十余件藏画,举办“巨象文晖:南京博物院藏‘虚斋名画’特展”,展期26天。湖州是庞莱臣的家乡,这个展览更类似一个中型规模的“回乡展”,展品基本依托南博一家单位,数量适中。而“藏·天下展”相对而言对虚斋旧藏的展示更为全面,展品有168件,汇聚了故宫、上博和南博三大博物馆的藏品,展品数量大、质量精,其中宋元时期的画作有25件,且一级文物的数量更多、展期时间更长,毫无疑问这个展览的规模更大。

“藏·天下”展览现场

展览定名为“藏·天下”,意为天下名画藏之虚斋,最终虚斋名画又藏之天下。展览围绕“藏”这一主题来展开,分为两个篇章。第一个篇章“藏画”是展览的主体部分,有一明一暗两条线索。明线是时间线索,按照时间顺序将展品分成宋元、明、清三个部分,与之对应的部题分别是“藏之极:晋唐宋元,大小我都要”“藏之趣:南宗文人画,我所欲也”“藏之要:非名家名作,我不收”展览围绕这三个部分组织展品。暗线以收藏趣味为线索,即展示以庞莱臣为代表的民国主流收藏家群体的收藏趣味与藏品选择。第二个篇章“藏家”是展览的辅助部分。主要用文字、图片和实物三种方式来展现庞莱臣的生平事迹,为观众提供一定量的文字和图片导览及实物体验。文字与图片内容涉及简单浅显的介绍与知识点的归纳;实物则是《虚斋名画录》《虚斋名画续录》及一些庞莱臣生前出版印行的书刊画册,穿插在第一篇章之中。

2.展览的得失分析

“藏·天下展”的策展可以说得失兼有。先说得。展览按照笔者设想采用了“全貌展陈”的方式。所谓“全貌展陈”,首先是每一件展品的外包装均展示出来。对一些珍贵的藏画特别是手卷和册页装裱形制的画作,庞莱臣都制作了精美的画套、囊匣、函套和夹板等。这些画作的附属部件在国内以往的书画展陈中基本不展出,而“全貌展陈”的方式可以让观众一睹虚斋藏画的本来面貌。其次是除了展品画面之外,引首、题跋甚至是跋尾的留白等部分都一一展示,把展品上的每一段文字、每一方印章都呈现在观众眼前,这种方式对于研究这些画作的流传与递藏、断代与真伪等方面均大有裨益。基于此,为了这些更适合“全貌展陈”的展品,设计团队量身定做了一系列平柜与立柜,取得了较为满意的展陈效果,较好地践行了这一展陈理念。

责任编辑:果然
免责声明:人民美术网(www.peopleart.tv)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转载的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微信公众号等公开渠道,不代表本站观点。转载的所有稿件的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如事关不当,请联系删除。

最新推荐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